「沒錯。」

「真被你說中了。」

「我的女人不跟我跟誰?」

雷凌點頭,露出壞笑看着龍堯,有意打量一下龍堯的身體,毫不猶豫的回應道。

「變態!」

聽到雷凌毫不掩飾,龍堯氣惱呵斥一聲。

「龍堯,天族的人為什麼要找雷凌?」

「他們應該不會吃飽撐得才對吧?」

茅十八突然開口,神色古怪的問向對面龍堯。

天族,那是與劍宗可以平起平坐,唯一靠的就是家族力量。而且,他們人皇的正統後代。

「誰讓雷凌最近出盡了風頭?」

「連續三天時間,有關雷凌的新聞上了頭條,如今可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

「還有,你們有沒有忘記那個季雲日?」

「他雖然廢了雙腿,但卻沒有死。」

「而且,還被他母親帶回了天族,聽聞天族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幫他又長了雙腿。」

「這次天族來人要找雷凌,看似為了搓搓雷凌的風頭,其實就是前任國主季霆的妻子一脈族人,想要找他雷凌替季雲日報仇。」

龍堯喝了一口茶,神情淡定瞥了雷凌一眼,就似笑非笑道出天族為什麼有人要找雷凌的麻煩。

自從季霆被殺,國主位置落入李庭雲手中,天族內部也發生了不少變化。尤其是,季霆妻子的那一支族人,對天族不聞不問感到不公。

可他們又不能明目張膽對付李庭雲,李庭雲畢竟是天族默認的國主,所以他們就盯上了雷凌。

「兜了這麼大圈,天族就是想要替季雲日報仇?」

「你不說季雲日他已經長出雙腿了嗎?那他自己為什麼不來?」

「而且,你都知道這些,李庭雲他不知道嗎?」

「雷凌可是他的女婿,這件事也與他這個老丈人分不開關係吧?」

聽了龍堯說了這麼多,到讓茅十八感到疑惑。

天族,那可是與劍宗可以平起平坐的存在,若天族有什麼動靜,第一個知道不應該是現在的國主李庭雲嗎?

「茅十八說的沒錯。」

「天族找雷凌麻煩,難道李庭雲就這麼坐視不理?他可別忘了,李珊珊肚子裏孩子,是誰踹掉的?」

禪德點頭,他也認為李庭雲不可能眼睜睜,看着天族對雷凌下手。

青冥眉頭緊皺,此事關於天族,看似有些為難的樣子。

「天族怎麼了?」

「天族難道就很牛逼?」

「惹毛了老子,老子照殺不誤!」

花雲毅氣惱咬了咬牙,剛剛息事寧人,天族又來找茬,在他看來就沒有太平的日子可言。

「有個性。」

「天族都敢殺,你就不怕天族先殺你?」

聽到花雲毅所說,龍堯眉頭緊皺,殺意毫不掩飾鎖定了花雲毅。

上次雷家。

花雲毅化身為怒羅,可是差點要了她龍堯的命。

所以,龍堯對花雲毅一直耿耿於懷。聽到花雲毅敢說這等大話,她當然不願意聽。

「殺我?」

「天族我到不怕,怕的是你想殺我,因為你是我的手下敗將。」

花雲毅勾唇冷笑,瞪大眼睛與龍堯對視。

啪!

龍堯惱怒,拍案而起,體內鬥氣昂揚,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

「跟我凶?」

「我會怕你嗎!」

看龍堯耍橫,花雲毅突然站起身來雙手按在桌子上,雙目赤紅,全身散發着火焰般光芒,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花雲毅,快坐下?」

「不好男不跟女斗,跟她這種娘們置氣犯不上!」

茅十八看花雲毅又火上了,他急忙伸手拉了拉花雲毅胳膊,人家龍堯已經是玄境修為,花雲毅怎麼可能是龍堯的對手?

他這是怕花雲毅吃虧。

「你嘴巴很臭!」

龍堯冷目突然願意到茅十八身上,看到茅十八那副賊眉鼠眼,她真想宰了他。

「可能是太久沒刷牙了。」

「不過你放心,道爺也不跟親嘴,擔心什麼個勁?」

茅十八點了點頭,但很認真嚴肅的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但氣的對面龍堯火冒三丈。

咚咚!

「先生、小姐,烤鴨已經準備好了,可以上菜了嗎?」

。 顧玉豪不聽勸,跑去隔壁村挖花生去了。林員外家這兩天拔花生,留在泥里的花生,他是不要的。

因此,顧玉豪和兩個小夥伴,早早就拿着籃子去挖花生去了。

顧玉雪跟着玉蓮來到地里,玉蓮要忙着鋤地,就沒盯着顧玉雪看,讓人在附近玩。叮囑人不要跑遠,不要下地。

顧玉雪一身濕噠噠的跑回來,委屈的喊著玉蓮,「大姐。」

玉蓮聞言抬頭,見顧玉雪全身都濕了,連頭髮都濕透了,她以為人下水裏玩了。

心裏擔心人,想着以後可得看緊人了。她說,「三妹,你怎的把衣服都弄濕了?不是叫你不要下水玩,這很危險的。」

顧玉雪搖頭,為自己申冤,「不是,沒玩水。他們推我,還拿石子扔我。」

他們推這三個字,足夠讓玉蓮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什麼!」幾個人欺負一個人,玉蓮這心裏氣得狠。同時也慶幸,顧玉雪人沒事。

這之後,可不能讓顧玉雪一個人待着。要不真的出什麼事,玉蓮可真的是後悔也來不及。

玉蓮憋著一口氣,問顧玉雪,「你在那被人推下水的,都有誰?」

這個顧玉雪說不出來,人是認識的,可不知人叫什麼,也沒法說出具體的地方。

指著北邊,顧玉雪說,「那邊,那邊。」

拿上鋤頭,玉蓮牽着顧玉雪的手走,「走,你帶大姐過去。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得向他們討回來。」

看着玉蓮無憂的顧玉雪,玉蓮關心問道,「有沒有傷到那?」

顧玉雪笑得很開心,彷彿遇到什麼好玩的遊戲,「沒。都躲開了,好玩。」

玉蓮無言,心道,傻人有傻福啊!

跟着顧玉雪來到溪河邊,玉蓮看到在河邊玩的三個小男孩。

這三個人,玉蓮從原主的記憶里見過。是小時候,很喜歡欺負原主姐妹的小霸王。

想到原主記憶里被人拉扯頭髮、燒頭髮、潑髒水、吐口水,等等的行惡行為。

玉蓮心道,這下子好,她可得好好教訓人一頓。十二三歲的男孩,是小,可這不代表做惡不用受懲罰。

亮仔最先看到玉蓮他們,他大笑對岸邊的黑哥說,「看,傻子又來,還帶來一個大傻子。」

幾個孩子看向玉蓮她們,都笑了起來,「哈哈……」

面對幾人的譏笑,玉蓮哼道,「笑,盡情的笑吧!等會,你們就笑不出來了。」

玉蓮把顧玉雪拉到樹下遮陰,她叮囑道,「三妹,你乖乖站在這裏不要動。就站在這裏,等大姐,看大姐怎麼收拾他們。」

顧玉雪被顧玉豪教得很聽話,所以她乖乖點頭。

玉蓮走過去,看了一眼溪河的水深,心裏有數了。

眼神輪流從三人身上看過去,玉蓮說,「既然你們爹娘沒有交過你們怎麼尊重人。那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不尊重人的後果。」

黑哥不屑道,「一個傻子,說什麼尊重。你自己可是沒爹沒娘要的,你才……」

玉蓮扔在鋤頭,沒讓人把話說完話。直接走過去,一腳就把站在岸邊的黑哥給踢下水裏。

黑哥完全沒想到,以前任打任罵的玉蓮,居然敢踢他。

從水裏站起來,黑哥吐出喝進嘴裏的一口水。他怒指玉蓮,朝另兩人喊話,「打她,給我把人扔下水,居然敢踢……」

同時,黑哥自己也準備上岸,想要把玉蓮給扔下水裏。

反派多死於話多!因此玉蓮只想速戰速決,好完事。

在把黑哥踢下去后,玉蓮右手一伸,直接拽著田發的衣領,拖拉到岸邊,一腳踢向人的膝蓋,就把人踢向正往岸邊走的黑哥。

水花濺高,黑哥被壓着又倒回水裏,還連喝了好幾口水。

剩下一個亮仔,見黑哥兩人的下場。他慫了,想要跑。可被手快腳快的玉蓮,追上去拉回來,直接扔水裏。

面對水裏三張憤怒的臉孔,玉蓮回以一笑。舉起地上的鋤頭,就這麼直接的往水裏三人劈下去。

水中三人驚慌失措,以為是要砸向自己的,爭先恐後的往後退。

玉蓮一開始就只是嚇唬人,所以準頭很准。舉起的鋤頭,都砸落在他們身旁,激起兩米的水花,落在他們身上。

為了得到嚇人的效果,玉蓮是一鼓作氣,連劈五六次的水花。

一波接一波的水花激起落下,砸在中間的三人身上。

膽小的亮仔和田發,已經哭了起來,喊爹娘了。

剩下黑哥一個,也是眼眶紅了。只不過,黑哥是咬着嘴唇,不發一聲,死盯着玉蓮不放。

玉蓮見好就收。居然效果達到了,那她也就收手了。

面對水下驚恐的三個,玉蓮心裏一點愧疚感也沒有,可以說是毫無感覺。

因為這三個,自小就欺負原主和顧玉雪。到了現在,依然一樣。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被欺負一番好,看他們下次還敢不。

劈了幾下,已經耗了玉蓮所有的力氣,她警告黑哥幾人。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這麼溫柔對待你們欺負我妹妹的後果。」

「下一次,就不是砸水花了。我是直接去你們家裏砸石頭,把你們家給砸爛了。」

見黑哥一臉不屈,玉蓮冷哼,說,「要不信,你們就繼續做惡。到時候,你們就知道後果。」

「事不過三。要是還有第三次,我直接就把你們給你們家給燒了。」

「我說到做到。不信,你們就等著承受你們承受不起的後果。」

警告完之後,玉蓮也不管人了,轉身往顧玉雪走去。

顧玉雪一直看着,她向走來對玉蓮表達,「大姐,要看水花。」

玉蓮看着上岸的三人,她暗示性道,「這沒什麼好看。要看,下次大姐帶你看煙花。」

「以後他們要是再欺負你,你立馬告訴大姐。大姐去把他們家房子燒了,給你看火花,那個比水花好看了。」

「他們要是不幸運的話,我們還能看到他們變成火人,那可是百年難得一遇。」

玩火不可取。所以玉蓮也提醒顧玉雪,「這火很危險。」

「以後要是沒有大姐和你二哥在你身邊,不管誰來說什麼。你都不可以玩火,記得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