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上次給他們看黯黑真經也純粹是因為銀時空盟主在的緣故,但這次司馬懿又不在,他可沒有理由幫他們。

看到自家二哥這樣,妍猛女嘆息,只得上前道:「可是鳳雛,嫂子她已經回江東了哦!而且……她好像是要回去結婚的,聽說結婚的對象還是汝南高校的袁紹誒!你確定……不幫我們?」

聽到妍這麼說,龐統的表情猛然一變,袁紹?那個傢伙!竟然還敢回來搶阿香?行,等著!

龐統自然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聽到妍這麼一說后,直接從背後拿出了三個錦囊遞給了脩,隨即看向面前的眾人,道:「你們聽好咯!江東孫家戒備森嚴,憑你們的能力想要混進去並不容易。

所以,我剛才給了劉備三個『雞毛妙計』,不到關鍵時刻絕對不能使用,知道嗎?

另外,為了能讓你們節省時間,我決定用我的微風陣陣送你們去,至於落腳點在哪兒……我就不知道了。」

「吼!」眾人聽后無語,差點跌倒。

當然,時間緊迫,一行人按照龐統指定的地點站立,只見龐統開始飆升武力指數,並喊道:「天下毀滅,鳳凰不滅,物換星移,微風陣陣,刮!」話音剛落,一陣煙霧瀰漫。

龐統自信的回頭,卻發現那波人還是站在那裡。

場面一度很尷尬,於是,龐統自動忽略了那份尷尬,再次念動了一次「微風陣陣」的口訣。

這一次,人是傳了,但是傳的不完整——獨留曹操一人,把不該傳過去的小喬給傳過去了,這讓曹操又是一陣無語。

————江東·孫家大宅外————

一座蔥鬱茂密的樹林里,突然在各個角落裡憑空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人。

「沒事兒吧?」落地的時候冥下意識的看起了妍的情況。

妍搖了搖頭,隨即看了看周圍,在確認了人後發現:「啊咧!本該一起來的會長居然不在,應該在東漢待著的人來了江東?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鳳雛的微風陣陣不靠譜哦!」

馬超無奈的聳了聳肩,道:「我想是鳳雛的功力還不夠吧?不但把在旁邊的我們都送來了,而且也沒送到目的地。」

黃忠附和著馬超的話繼續說道:「也可能是我們超重,只能送到這裡吧!」

微風陣陣是什麼陣法?哪兒來的超重一說?戒聽著馬超和黃忠的這般話語瞬間汗顏,突然擔心我那兩個激靈的弟弟和妹妹萬一在這兒待久了便笨了怎麼辦?(冥:那我走?)

「喂!」

一個女生躲在大樹后看著面前的眾人,道:「我說阿宓啊!這就是那你在東漢的那些朋友哦!看起來有點不太聰明的樣子嘛!」

甄姬聽到女生這麼說后不滿的撅起了小嘴:「姐!你怎麼這麼說嘛!」

甄姜看到自己的妹妹又是這般調皮的態度后,暖心一笑,隨即看向面前的眾人,優雅的行了個禮后,道:「諸位,小女乃江東高校的學生,我姓甄,名姜,是甄宓的姐姐。」

眾人聽后紛紛抱拳問號。

「對了,你們東漢那麼多有名的人都來江東是為了找大小姐嗎?」甄姜說著又指著一個方向,道:「這片樹林就在孫家大宅外圍,你們要進去的話順著這裡走就好,如果實在不知道怎麼走,阿宓會帶你們去的。」

「你不便插手嗎?」妍看向甄姜出聲問道。

甄姜搖了搖頭,看向了五虎將和小喬后,湊到妍的耳邊小聲回應道:「我是時空之門的守護使者,所以我不便離開。」

聽到甄姜這麼一說后妍也對此理解,雖然甄姬才是時空之門的守護者,這不甄姬還在東漢書院嘛!而且甄姜的武力指數也不低,身為甄家人守護時空之門也是理所應當的嘛!

甄姬不舍的看了眼甄姜,隨即看向面前的一群人,道:「你們隨我來吧!不過你們可得小心,不要惹著總長了!」

聽到「總長」二字,冥也是略有耳聞,便接著甄姬的話說道:「傳聞孫總長乃江東的小霸王孫策,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且武力指數高深莫測,而且他的獨門絕學——焰陽掌有著純陽的力量,對於在座的你們而言……孫總長可能就是一座不可攀爬的大山。」

張飛聽冥這麼一說后擼了擼袖子,道:「我張飛天不怕地不怕,豈會怕一個總長?」

隨即妍冷不丁的說了句:「天不怕地不怕哦!那飛,你……打得過他嗎?」

張飛聽后彷彿看到了冥身後燃起的熊熊烈火,以及手上縈繞著的電系能量,不禁害怕的咽了口沫,猛的搖頭。

嬉笑打鬧了一番后,一行人隨著甄姬來到了一座牆外,看到這座很高的強后,甄姬說道:「這座牆裡面就是江東孫家了!按照勢力來說,江東的土地孫家就佔據了百分之六十呢!」

小喬聽後接著甄姬的話繼續說道:「我聽我姐說,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好像是呼延家。

不過你們說,這個呼延家的勢力也很龐大誒!不僅僅在東漢有著和曹家旗鼓相當的土地,在江東的土地上這個呼延家也佔據了百分之四十。

而且我還聽說,那家小章魚餐廳最近被人破壞了導致了周圍的產業鏈被嚴重破壞,這個呼延家卻一口氣買下了那條產業鏈上的所有的小章魚餐廳,而且生意好像更火爆了誒!」

小喬歸小喬說著,某呼延覺羅姓的三兄妹在心裡劃過無數道黑線,因為小喬說的呼延家,就是他們呼延覺羅家。

他們就搞不明白了,在鐵時空如此低調行事的他們,為什麼到了銀時空后就變的那麼高調了?

與此同時,妍猛的抬起頭,道:「江東的人好像要來找我們了。」

妍對風的感覺從未出錯過。

果不其然,她話音剛落,他們便聽到了周瑜湊著大喇叭說出了下面這番話:「各位東漢書院的英雄好漢,既然來了,大家就進來見見面吧。」

聽到周瑜的聲音,張飛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道:「正所謂會無好會宴無好宴,這周瑜這麼明目張胆的請我們進去,我看啊!根本就是沒安好心嘛!」

眾人詫異的看著張飛,半響后妍緩緩說道:「飛,你竟然用對了成語了!」

————幾分鐘后·孫家大宅————

脩站在最前面領著眾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江東孫家,此時孫策並不在,接待他們的便是江東第一智囊團——強辯團。

周瑜站在最前面昂首挺胸,一副溫潤儒雅的樣子,眸子里閃過了些許精光,但仔細一看便會發現,他的眸子里還多了幾分溫柔。

而那個溫柔,僅僅是對小喬一個人。

處於主人對客人的熱情,周瑜率先表率,坦然抱拳:「諸位東漢的英雄好漢,江郎才女,不知諸位來江東所為何事?」

聰明人就要和聰明人對上,妍身為東漢書院的第一軍師自然是走到了,脩的身旁抱拳回禮,並友好的回應道:「我這次來江東是有兩件事情,其一我們是為了醫治我兄長的心病特來江東帶走阿……帶走嫂子。

其二,小章魚餐廳的破壞經過調查是由你們江東強辯團的呂蒙引起,並下戰書挑釁,為此我們這次來也是為了應戰的。」

周瑜一驚,戰書?這個呂蒙又背著自己幹了什麼?把小章魚餐廳砸了?還下戰書?

呂蒙瞬間汗顏,隨後指著脩,道:「大佬(老大),你想想嘛!大小姐只唱劉備寫的歌又不唱我們的歌!我就很看不慣他們嘛!所以就去看看他們的水平到底怎麼樣嘛!」

面對呂蒙捅出的簍子,周瑜只能幫他擦屁股了。

沒辦法,兄弟還是要挺的……

「雖然對於阿蒙對你們下戰書這件事情我並不知情,我也不支持,但是阿蒙也是我兄弟,我自然會挺他到底。」順便讓我看看,劉備和冥到底有多高深莫測。

看到周瑜已經拿出了自己的樂器,妍拉了拉冥的衣袖,道:「看來還是免不了battle了!好好打!可別輸給呂蒙了。」

冥聽後點了點頭,隨即和身邊的脩,戒,鐙三人相視一眼,點了點頭。

四人把手放在一起,同時按下了Siman,下載了自己的樂器,也是他們的武器。

這可是在三國里看不到的,要知道三國里的前面只能看到脩和強辯團合作,唯一的一次兩團合作還是在最後大戰葉思偍的時候。

但如果兩團真正打起來的話……到底是誰會佔據優勢呢?她也不知道。

要知道,一個樂團的核心在於節奏,這也是樂團中架子鼓必不可少的緣故。

然而冥和呂蒙二人分別是東城衛的鼓手以及強辯團的鼓手,二人恰巧又都是團里年紀最小的。

呂蒙因為還是小學生,而且囂張跋扈管了根本不把眼前的冥當一回事兒。

冥不一樣,面前的呂蒙和自己的年紀相差了九歲左右,他現在是十九歲的年紀,雖然是東城衛里年紀最小的,但有時卻能呈現出比戒還要成熟的狀態,有的時候不禁有人會以為冥才是東城衛里年紀最大的。

儘管他現在表現的還算冷靜,但針對於之前呂蒙對戒和鐙所做的那些事情,他就有些沉不住氣。

妍感受到了冥身邊的風有些許的焦躁不安,便知道他肯定是為了自家大哥和老鐙的事情沉不住氣。

便體貼的幫他揉了揉肩,又在他耳邊說道:「別多想,好好打就行,我等你。」說完就紅著臉站到一旁去了。

於此同時,一個清脆的波啉聲響起,隨即就是一個謠言的光圈閃過。

五虎將眾人和脩,甄姬,小喬不禁驚呼一聲:「我靠!好閃!」

戒和鐙二人也本能的閉上了眼睛,等他二人再次睜眼的時候,便看到了鼻樑上掛著墨鏡的五虎將,脩,小喬和甄姬。

【東漢書院流行這種風格哦!被閃到竟然還要戴墨鏡!鐙,你說我們要不要也準備一副?】戒揉了揉有些被刺激到的眼睛,默默的給一旁同樣被閃到而且沒有墨鏡的鐙傳音。

鐙點了點頭,回應道【我看以後得時時刻刻準備著了,我怕以後在鐵時空也會被閃著。】

且先忽略他們的無聊對話吧!讓我們把視線轉移到正在對峙的兩個人身上。

呂蒙拼了命的擊打著鼓面,他敢說這是他從未突破過的速度,他現在感覺自己的手臂酸的不行,這也是他第一次碰到了這麼難纏的對手。

反觀冥這邊依然非常輕鬆自如的應對著,要知道呼延覺羅家的戰曲《以戰止戰》里的鼓點節奏可是一環接一環壓根兒就沒有喘息的時間。

《夠愛》的鼓點節奏里也是有一段非常快,對於從小就打鼓打了十五年的他來說,這個節奏還是太慢了一點。

一旁的甘寧看到呂蒙處於了下風,一時沉不住氣,直接拿起放在一旁的貝斯彈奏了起來,並於呂蒙的鼓點聲融合了起來。

在甘寧的貝斯加入的時候,一股無形的純陽力量開始逐漸逼退冥的鼓點聲。

開始發動內力了嗎?冥咽了口沫,也暗自提升內力抵抗著呂蒙和甘寧合擊的武力波動。

對面的呂蒙和甘寧差點嚇掉了下巴,他們兩個的武力指數加起來超過三萬,一般的武者已經進不了他們的身,但面前的冥僅憑一己之力就可以抵抗他們的合擊?他到底有多高深莫測?

看著冥奮力抵抗,第二年長的鐙沉不住氣了,拿起自己的貝斯,並提升內力,在冥的鼓點落在某一個音階時,他便彈奏起了貝斯,兩股聲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有了鐙的加入,冥就輕鬆了很多,也是收回了些許內力,選擇隱藏實力。

「副會長,那兩個人的音樂功底都不差,也許從資歷上來看的話……我們可能會輸。」太史慈冷靜的對周瑜說出了自己的分析。

周瑜搖了搖頭,道:「不,勝負還未定,別忘了吉他手和吉他手之間的較量還沒開始呢!」

身邊的太史慈似乎是感受到了周瑜的心情,便和周瑜一起拿起了吉他加入了彈奏的隊伍當中。

周瑜和太史慈也加入了嗎?妍看著對面的強辯團全員出戰的情況下,閉上眼睛感受起了對面強辯團眾人的武力指數。

周瑜,武力指數15000點,太史慈,武力指數12000點,甘寧,武力指數10000點,呂蒙,武力指數14000點。

和最初的五虎將武力指數差不多,但強辯團的每個人都不簡單,如果是以前的五虎將和他們對打的話,還真有可能會落於下風,但如果是現在的五虎將……可能勉強與他們打個平手吧!

別忘了,對面還有個號稱是無可救藥的聰明在呢!就以他那神機妙算的能力,估計都抵得上五虎將體內的蛔蟲了。

此時鐙和冥二人再度落入下風,脩和戒二人彼此對望一眼,點了點頭,便拿起自己的吉他『墨』以及『小黃蜂』快速的加入了演奏。

東城衛的眾人顯然是可以隱藏了自己的實力,看來也是知道了以周瑜那生性多疑的性格,又怎麼不會去調查他們的路數?雖然他們並不怕他查。

張飛等人還在為東城衛的四人打氣,但一旁的妍卻嗅到了一股不和善的味道,似乎……是沖著江東和他們來的。

正在battle的八人像說好了似的同一時間停了下來並收回了自己的樂器警惕的看著周圍。

看來應該是汝南高校的田豐和逢紀來了,以袁紹那般護妻心切的性格,還不得把二哥給宰了啊!妍想到這裡頓時就有些莫名的后怕,看來這個所謂的第一樂團的爭鬥只能被迫終止了呢!

就在周瑜警惕的時候,就聽到了孫尚香的一句:「小心大便!」說著還毫不客氣的拿起一痛大便潑向了周瑜等人,隨後在勁香團的掩護下大家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周瑜不禁大怒,雖然被潑到了非常不爽,但是他這一次也是感受到了五虎將內力的暗潮洶湧,站在一旁似乎算到了一切的妍,以及高深莫測的脩以及他身邊的戒鐙冥三人。

「或許……讓大小姐跟劉備走是個正確的選擇。」周瑜把手背到身後,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下一章又要開打咯!同內容,同名,但不同筆名的此書我已經發表到晉江了,沒有QQ或是起點的可以去晉江看哦!

。 第3120章王志文

「沖你這句話,你這個朋友我交了!」林天成笑道。

「為什麼?」應天寶也是笑着問道。

「我覺得你眼光非常不錯,我喜歡和有眼光的人打交道!」

應天寶嘆了口氣,「說實話,我也很欣賞你,只是來之前家族特別交代,不允許我插手你和韓家的事情,所以我想幫你也無能為力,你和韓方之間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了!」

「放心吧!區區一個韓放,我根本沒將他放在眼裏,找個機會我就把他收拾了!」林天成笑道,對於韓放他真沒將其視作什麼勁敵。

「秘境你推算的如何了,什麼時候開啟有眉目了嗎?」林天成問道。

「秘境其實一直都是開啟的,只是需要一些手段才能進入,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可以帶你去一趟,不過以後就要你自己去了,畢竟這一次我會在秘境內呆上一段時間,完成家族的一些考核!」應天寶說道。

聞言,林天成也沒有在意,他如今只想儘快進入虛空秘境,至於應天寶是不是有時間陪他一起探險,這對她而言都無足輕重。

秘境內的道元果樹,以及神像都是他如今急需的事物,特別是神像,不僅僅關乎他的實力飛躍,更關乎天下蒼生。

於是,林天成沒有絲毫猶豫,請求應天寶當晚就帶他前往虛空秘境。

應天寶帶着林天成來到虛空秘境的入口處,做出一系列的繁雜手印,頓時入口處傳來微弱的光芒,顯然是應天寶打開了秘境的通道。

「手印你記住了,我也會給你留一份拓影,往後你再進入秘境就看自己的了!」應天寶進入米今後看着林天成說道。

聞言,林天成淡笑的點點頭,他明白應天寶是準備去完成家族考核了,也就意味着二人將再次分道揚鑣。

二人相互寒暄幾句分開后,林天成才有空打量起虛空秘境,這虛空秘境說實話就是一方小世界,不僅僅地域遼闊,裏面的靈氣更是宛如洞天福地一般強盛。

秘境內的生物以及事物都遠超外界,特別是遠處一座宏偉的城池,規模堪比巨城,想必裏面的生物再怎麼樣也不會比雙生異靈差。

不過林天成對此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想法,而是自顧自的朝前走去,準備獨自探尋神像以及道元果樹的下落。

也許是因為進入秘境,林天成對於神像的感應再次生出朦朦朧朧的感知,只是四處不時升空而起的強大異獸釋放的氣息又會幹擾他的感知,讓林天成十分鬱悶。

林天成看着四周巨大的怪鳥,插翅的飛虎,以及宛如巨人的怪獸,心中升起一絲無奈。

原本想着速戰速決找到神像和道元果樹的下落,如今看來還得經過一番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