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無雙輕嘆一聲,道:「傻妹妹,如果你真的想要戰勝他,那就要不斷的修鍊。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勝。這樣無理取鬧有什麼用呢?努力吧,晉級賽我們還有機會。他雖然各方面都算無懈可擊。但是這世間不存在完美的魂師,他肯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弱點。我們只要努力觀察,總能夠找到他的弱點的。」

「沒錯,沒錯,還有我呢。火舞妹妹,預選賽我沒碰上他,等到了晉級賽,我一定幫你戰勝他。」舔狗風笑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一臉義憤填膺的說道。

「和你有什麼關係?你來湊什麼熱鬧!」

誰知火舞聽言后,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前後態度截然不同。隨即轉過身,怒氣沖沖的走了。

而留在原地的風笑天和火無雙兩人對視一眼后,皆是有些茫然的撓了撓頭。搞不明白火舞為什麼忽然間這麼生氣?明明他只是想幫她啊?

7017k 紅星酒廠的領導班子其實在上個月才剛剛換了。

由於葉長生基本不會紅星鎮,所以紅星酒廠的管理和人事變動一直都是有虎頭村設置的民意會所決定的。

現在紅星酒廠的廠長是一個葉長生怎麼想都想不到的人物。

「葉奇?」

葉長生視力好,隔著老遠就看到了正在趕過來的葉奇。

這位之前虎頭村最出名的村富,自從上次的村長綠帽事件之後,好像一直都沒怎麼露臉了啊。

葉奇見到葉長生之後也有點尷尬,畢竟他曾經領著人追著葉長生打過。

「長生,好久不見。」

這些日子看來葉奇真的變了很多,最起碼的一點他現在沒有之前那種村霸的感覺了。

當然,或許這是葉長生現在身份超然導致的。

葉長生也有些尷尬,他說:「你們這是?」

葉奇帶的幾個人其實葉長生都認識。

這些都是虎頭村的年輕一輩,當初和葉長生一起混日子的小年輕。

葉奇雖然有點不自在,但是自從他決定接手紅星酒廠的副廠長開始,就註定是要面對葉長生這一關的。

所以有些心結,打不開也得打開。

當年自己老婆的那件事,本來也怪不上葉長生。

現在村長已經在牢里了,舒淇出來之後也回了娘家。所以自己這些人本來都是一個村裡的發小,沒必要為那種偷腥的女人而鬧得不相往來。

他舒了一口氣,笑著說:「長生你有所不知,我們托你的福。現在都在紅星酒廠里工作,上個月我才剛剛被推舉成副廠長。現在負責處理廠里的大小事務。「

葉長生尷尬的揉了揉額頭。

看來這些日子,確實忘記了紅星酒廠的存在了。

「所以那個將紅星酒廠的精品虎頭酒與紅星酒業的虎頭酒區別開的計劃也是你提的?」

葉奇點了點頭。其實這個決策也是他上位以來做的第一件事。

現在葉長生主動提起這件事,就由不得他不上心了。

因為葉長生這個真正的廠長的意見才是紅星酒廠的聖旨。而他的否與肯定也直接關係著自己以後在紅ing酒廠的地位,是真宰相,還是假太監,就看葉長生的話了。

所以現在葉長生問起,他就必須把自己的想法說清楚。這樣才能博得葉長生對他的支持。

只是想到這,葉奇又有點唏噓。

當初他搞養殖基地,在村裡紅紅火火。那個時候的葉長生父母剛出意外走了,孤苦伶仃一個小伙他是怎麼也瞧不上的。

甚至在牌桌上他也看不慣葉長生摳摳搜搜的樣子。

而現在呢,自己還得跟他彙報工作。

這種不平衡的心理一閃而逝,人還是得面對現實的。

「是的。對於這個兩種虎頭酒的區別計劃我是這麼想的。「

葉長生笑而不語,看了看四周說:「回廠里說?」

葉奇一拍腦袋說,尷尬的笑道:「我這是看你回來了,激動糊塗了。這種機密的事怎麼能在這裡說呢。」

葉長生點了點頭,對雷小軍等人說:「雷鎮長,要不一起去酒廠坐坐?」

雷小軍面露喜色,葉長生的邀請,怎麼能拒絕?

「當然可以葉會長您先請。」

葉奇走在前面,不是看向身後。

好久他才認出來葉長生身後的好像是葉新民,至於葉新民身邊那個跟葉長生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孩是誰他倒是記不清了。

葉新民他是知道的,葉長生的大伯嗎。但是早些年發生的事他還是記得的,葉長生父母出事了葉新民就卷著錢跑了。

怎麼這麼大的仇現在還能站在一起?

葉奇和其他幾個小弟想的都是同樣的事情,但是他們也都很有分寸。

這種事情你看看就好,千萬不能拿到檯面上來說。

酒廠很近,不到十分鐘眾人就走到了。

群眾的喝彩聲和圍觀依舊絡繹不絕,這也導致葉長生不得不在進酒廠之前,還得停下來給大伙兒說點話。

「鄉親們。我這次回來呢,也沒給你們帶什麼禮物。這些日子紅星鎮的變化我想你們也看得到,體會得到,這也是你們現在站在這的原因。但是有一點你們不知道,這也是我這次回來給鄉親們帶的禮物。「

「葉廠長要給我們發禮物啊!」

「我就說嘛,葉廠長肯定不是小氣的人。我聽說之前有個姓劉做電商的,一回老家就給家鄉的老人每人發了一萬塊錢,不知道葉廠長所說的禮物是什麼。」

「反正我希望是現金,白花花的銀子多好啊。」

「你們這些人就是不知道好歹。人家劉總給老人發錢是隨便發錢嗎?當初劉總沒錢上學,是那些老人每家每戶湊得錢和雞蛋。所以後面回村發錢是報恩。」

「就是啊,我們又沒對葉廠長做過什麼有用的事情。他要真是給我們發錢,我也不敢收啊,也不好意思收。」

人就是這樣,一聽到有禮物拿,多少是開心的,甚至是貪婪的。

還沒告訴他們禮物是什麼呢,剛剛還歡聚街道的鄉親們就嘰嘰喳喳了起來。

有懷疑是說買人心的,有說是故意當噱頭說的。

當然也有良心的,不好意思收的。

葉長生自然不是真的給他們帶了禮物,至於為什麼這麼說,也完全是因為紅星鎮現在的發展確實有點超乎他的想象。

從紅星大酒店到紅星酒廠這一條街,差不多有一公里長。

這一公里路兩邊的鋪位全都是搞虎頭酒相關的東西。

這無不代表著紅星鎮對虎頭酒產業的依賴,而且也代表著當地人對虎頭酒這個品牌的忠心。

「我決定過完年,投資五十億,在咱們紅星鎮搞一個虎頭酒旅遊小鎮。讓紅星鎮成為所有虎頭酒用戶心中的聖地,將咱們鎮搞成一個旅遊重鎮,怎麼樣?」

葉長生這次真的是賣弄聰明賣弄過了。

除了一些比較懂行的人在鼓掌外,其他所有的人都在納悶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投資五十億,搞個旅遊項目?

你還不如發錢給我呢,我還能看得見點好。

搞旅遊跟他們這些小老百姓有甚關係。

沒腦子的都在感嘆葉長生的小氣。但是雷小軍做為地方父母官,他可是知道這五十億代表的是什麼。

這代表的是葉長生要重點打造紅星酒廠成為虎頭酒的基地,也代表著他對手底下人的信任。。 褚序等人擔心褚臨沉醒來後會再次失控,決定先不把他送回海邊別墅,而是帶到褚宅,觀察情況。

秦舒對此也沒說什麼,今天褚臨沉的表現超出了她的預料,也讓她十分受挫。

本以為自己這些天對褚臨沉的治療和陪伴,讓他的情況有所好轉。可今天她才知道,並沒有。

不僅如此,褚臨沉似乎有意隱藏了他的癥狀,在她面前演戲。

這倒是讓她想起了席雷那位女神,蘇慕所說的話——褚臨沉的失控不止表現在失控暴走上,就算他看似正常,他的言行也可能並非受他本身的意志驅使。

他會變成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房間里空調溫度適宜,秦舒卻感覺渾身發冷。

窗外,天色已大亮。

冬日慘白的陽光穿過窗帘縫隙傾瀉進來,昏暗的房間漸漸明亮起來。

躺在床上的褚臨沉睡容沉靜,胸膛緩緩起伏著,氣息綿長。

秦舒靜靜地坐在一旁,目光落在他臉上,流露出一絲迷茫,更多的是力不從心的無奈。

記住網址et

能嘗試的辦法都已經試過,她真的不知道還能為褚臨沉做些什麼了……

門外,響起輕微的敲門聲,似乎是怕聲音太大,驚醒了睡夢中的人。

秦舒只得收起心裡沉重的思緒,走到門邊,將房門輕輕拉開。

「秦小姐,您已經守著少爺好一會兒了,夫人特意讓我來喊您,讓您去吃點東西,再好好休息一下。」

明管家慈眉善目的看著秦舒,滿是皺紋的雙眼寫滿了關懷。

秦舒回頭看了眼床上依舊沉睡的男人,略微思索后收回目光,朝眼前的老管家點點頭,「好,我這就去。」

走出房間,輕聲掩上房門,跟著明管家朝前廳走去。

早餐剛準備好,褚洲已經早早地吃了飯去公司處理事情了。

褚臨沉凌晨五點在公司一鬧,今天還不知會傳出什麼樣的流言來,褚洲得提前去做好部署。

褚序也很忙,趕著吃晚飯去調查那部手機背後的人或勢力。

秦舒走進飯廳時,褚序剛吃完飯準備出門。

看著秦舒臉上毫不掩飾的疲憊之色,他有些心疼,寬慰道:「臨沉的事兒,咱們回頭再想想辦法,你別太擔心,也要顧好自己的身體才行啊。」

「嗯,我明白,謝謝褚叔。」

秦舒心裡一陣暖流劃過,感激地點點頭,然後目送對方的身影遠去。

柳唯露朝她招手,「小舒,快來吃點東西。」

她示意秦舒坐到自己身邊,把剛盛好的一碗蔬菜粥端到她面前的桌上。

「你褚叔說的沒錯,自己的身體才是重要的,這些天我們都知道,你照顧臨沉已經很辛苦了,不要再累著自己。實在不行的話……」

柳唯露說到這裡,突然哽住了一般,後面的話說不下去。

她勉強地維持著臉上的笑,改口說道:「快,先喝點粥。這些都是我特意吩咐廚房給你準備的。」

「謝謝柳阿姨。」

秦舒埋頭喝粥。

柳唯露也沒再多說什麼,吃著自己的早餐。

沉默的餐桌上,兩人心裡都想著褚臨沉的事情。

秦舒確實沒什麼胃口,但褚序和柳唯露這麼關心自己,她也不想讓對方失望,硬是把一碗蔬菜粥全部喝完,還吃了三隻水晶蝦餃。 祝融和往常一樣返回了山洞。

不同的是他這次回來並沒有帶上食物。

聞到祝融氣息的雪蓮迅速地從山洞之中走了出來。

她好奇地看著祝融,眼神充滿了疑惑。

「呼嚕嚕?」

「呼嚕嚕!」

聽到雪蓮略帶詢問的聲音,祝融立刻敷衍地打了一聲招呼。

雪蓮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她迅速地朝著祝融靠近了一步。

可是就在這時,兩個小傢伙也跟著跑了出來。

他們已經習慣了祝融的氣息。

所以,他們看到祝融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排斥,而是主動對著祝融發出了「呼嚕嚕」的招呼聲。

突如其來的變故直接打斷了雪蓮。

她愣愣地看著兩個小傢伙,隨後又看了看祝融,接著露出了無奈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