櫃檯后,中年掌柜半眯著眼,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蹙緊眉頭:「怎麼又是這個女子,周家小子也不怕惹禍上身。」

*

兩人從客棧後門的小道拐出,很快便來到了坊市轉角口的鋪面前。

此時鋪面正開著,裡頭還有幾個幫工正在善後修葺。

一樓已經按照顧七之前的要求,打造出了一處長條形的諮詢台。側邊也打好了一正面的薄櫃,另一邊安置了幾個架子,還放了座椅,方便談事。

周璃帶著顧七上了二樓。此時二樓被分做了半隔斷的兩間,離間辦公,外間會客。

能看到整個坊市的窗戶就在辦公區的一旁。

「你看看如何?還有什麼需要更改的。」周璃問。

顧七轉了一圈:「讓人在打幾把足夠稱重的稱的回來放在樓下。若是有小件托送便計重。大件則按體積丈量計算。至於量大的鏢單,便按照車馬計算。」

周璃點點頭,這些並不算大事,手底下人自然會安排妥當。

「從何松鎮到安洲府蘭沐郡,一趟車馬的本金可有核算出來是多少?」顧七問。

周璃倒是沒想到顧七會問這麼細,不過他常年行商南來北往走的地方不知凡幾,便是遠至安洲府也走過數趟,這些自然難不倒他。 「好了,你現在少說兩句吧,你剛才說的問題,我們之前就已經討論過了,這個事情其實沒有對錯,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

「你繼續說下去,說到最後現在的事情也不能挽回,也不能得出什麼結論,最後也不能回到之前作出決定的時候。」

茜茜公主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連忙解釋道。

聽見茜茜公主的話,韓凌似乎明白了什麼,連忙朝著李恪的位置看去,發現李恪現在正盯著自己看,雖然臉上沒有任何的神情,但是兩隻眼睛就能看出。

現在的李恪很無奈,面對自己的說辭,眼神之中的寒光,已經表達了所有的情況。

李恪都已經這樣看著韓凌了,那韓凌現在自然是不能繼續說下去,所以只能果斷的停止了自己的說辭,然後尷尬的一笑。

「你現在可以直接說重點了,你這麼急匆匆的趕回來,應該不單單隻是因為之前我說的事情吧,應該還是有別的事情吧?」

「如果要是有別的事情,那你現在就趕緊說出來,趁現在我還沒有生氣的時候,沒準還能幫你解決一些事情和難題。」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輕微的解釋著,言語之間都是堅定的氣息。

聽見李恪的話,李白和茜茜公主首先只是覺得,李恪這肯定是想要找一個別的事情,然後結束之前的對話。

這樣也好,不至於讓韓凌繼續說下去,李恪也不至於繼續尷尬,這樣也能快速的結束眼前的對話,就是韓凌可能有點難回答。

如果要是李恪說的是對的,那應該就不用擔心韓凌會怎麼回答,但是要是李恪說的是假的,那韓凌可就遭央了。

韓凌要是回答不上來李恪的問題,那之後李恪指不定會說出什麼話,會做出什麼事情,會不會趁機直接對韓凌執行一些刑罰。

誰叫韓凌沒有眼色,李白都已經提醒了韓凌,但是韓凌還是繼續自己的說辭,一直堅持自己的意見,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是不可以說的,這些不可以說的話,完全可以埋藏在肚子里,也可以完全留在自己的內心,不用說出來就行了。

「看來還是瞞不過王爺的雙眼,我回來確實是有一個比較焦急的事情,那幾時程咬金的事情,我還是擔心程咬金現在會撐不住,畢竟之前那武器這麼厲害。」

「人體也是脆弱的,要是一直處在冰凍的情況的話,那之後指不定會出現什麼嚴重的問題,也指不定會出現性命危險的情況。」

韓凌停止自己尷尬的微笑,一字一句的解釋著,說出的話也是有理有據,都是之前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是之前韓凌一直擔心的事情。

聽到這裡,李白和茜茜公主兩個人站在旁邊在鬆了一口氣,差一點,韓凌就把自己送上了斷頭台,就把自己給親手殺死了。

不過聽見韓凌的說辭之後,李白現在也很在乎這個事情,按照韓凌說的,人體其實也是脆弱的,至於到底能承受多長時間的冰凍,完全沒有任何的依據,所以自然事情很重要。

「這個事情我之前已經說了,如果要是讓我解決的話,那肯定就是快速的解決,就是在冰凍的第一時間就解決這個事情,這時候,就需要我研究一下,才能得出最後的結論。」

「但是眼下已經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我完全不用親自動手了,現在的環境,再過一會,他們自己就能解決自身的情況,身上的冰估計都化了。」

李恪不緊不慢的言說著,把韓凌口中擔心的事情,全部解釋了一番。

聽見李恪的話,在場的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態,一時間有些不理解李恪話中的意思,也不理解李恪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難道救人還有什麼先後之分,現在明明就是程咬金已經被冰凍了,難道現在就不用拯救了?還是說程咬金已經沒有拯救的價值了。

韓凌完全沒有明白李恪話中的意思,只能站在原來的位置,一直在沉思之中。

李恪話中的意思其實也很明確,意思就是說,要是想要解開冰凍的話,那就是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解開冰凍。

這樣的話,解開冰凍還有一定的價值,在之後就算是遇見這個事情,也能第一時間,幫助那些刺客兵解開冰凍。

但是現在他們身上的冰凍已經快要化了,現在還有什麼解開冰凍的價值,完全沒有任何研究的價值了。

「王爺,我還是沒有明白你話中的意思,是現在我們已經過了解開冰凍最好的時機了嗎?」

「還是說我們現在根本不用去動手處理這個事情,他們自己就能給自己解凍?」

李白現在只是有一點明白李恪的意思,但是並不是全部明白,所以連忙詢問著。

「你最後說的話是對的,現在他們自身的冰凍,已經開始慢慢餓化了,等到他們自身的冰凍全部化了之後,那麼他們自己就能慢慢的站起來了,這完全不用我們動手了。」

「我們現在就算是過去幫助他們,其實也是在浪費時間,無非就是多此一舉而已,我們還不如趁著現在的時間,商量一下別的事情。」

李恪直言不諱,直接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再次解釋了一番,說話的時間,神情也是異常的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和停頓。

這一次,李恪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確了,聽見李恪的話,在場的人,都輕微的點了一下頭,似乎明白了李恪話中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原來是這樣,那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在根本不用去幫助他們,他們自己就能自救了,所以程咬金一會就能自己站起來了。」

「王爺,你說的話意思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吧?我也不懂這其中的道理,所以只能慢慢的詢問。」

韓凌一邊輕微的點頭,一邊一字一句的詢問著,言語之間都是疑惑的意思。

李恪現在不想繼續解釋了,所以直接用力的點頭,表示韓凌說的很對。有人按門鈴,木遙遙是聽不見的。

抱著一個大蘋果在啃的厲青閑,站在一個小凳子上,從貓眼往外看。

見到了宋子言和宋有齊,忙咽下咬掉的一小塊蘋果。

忙將門打開,探出個小腦袋出來,見到了在門口邊上站著的三個大號行李箱,以及一個大的收納箱,愣了一下,「這是幹嘛呀?」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248有點忙 縱橫武館的成立,於蕭越而言只是小插曲。

如今他身為冥主候選者,另外八位候選者肯定會想辦法打開兩界的通道。

估計不用了多久,起源之地的強者將會全面降臨。

眼下,蕭越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繼續閉關提升自己身的修為,最好是一口氣將修為提升至先天境。

不過在閉關前,最好是將整個御景園以九槍靈陣進行覆蓋。

對於缺少的材料,蕭越確實沒有辦法,但他相信有一個人肯定有辦法。

陽山。

距離烽煙市區不遠,原本是當地有名的風景區,凶獸降臨前每到節假日,總有眾多遊人至此。

如今人心惶惶,陽山以往的熱鬧隨之化為了蕭條。

夜,十點左右。

天空繁星點點,明月高懸,銀色的光輝灑落,使的夜色下的陽山透出幾許神秘。

陡然間。

安靜的陽山轟然顫動開來,山巔某處景區洞穴內有大片碧光騰起,籠罩了整個陽山。

吼。

陽山之巔一頭高達百米的麒麟虛影對空咆哮,它足踏山巔,氣蓋八方,恐怖氣息震的天地靈氣泛起層層的潮汐。

那麒麟虛影似乎還嫌聲勢不夠大,咆哮之音不斷提升。

整座陽山都在微微抖動,一片片巨大的開裂在陽山之巔出現,顆顆滾石向下落去。

轟隆。

終於,陽山無法承受彷彿自來神聖震怒的壓迫,整座山頭崩碎開來,瞬間削低了十米的高度,天地間瀰漫着一片混亂無序的游散能量。

「哈哈,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一聲狂妄的大笑,巨大的麒麟虛影慢慢縮小,最終化做青麒的樣子。

看着削低一截的陽山,它很滿意造成的結果,感受着體內澎湃無量,來自遠古祖先的強大血脈,恨不得狂吼三天三夜,向世人表達此刻的興奮。

「大爺果然擁有絕世之姿,麒麟藤才初步煉化,效果就這般明顯!」

青麒嗄嗄怪笑,扭頭向御景園的方面看去,倏然化靈一道遁光掠出。

不久后。

「蕭越,大爺駕到,還不快來接駕。」

夜晚的御景園很安靜,突然間一聲囂張的大吼傳遍諾大的園區。

守備在園區中的連隊戰士如臨大敵,第一時間將槍口對準了聲音的來源,明亮的探照燈柱照射過去。

幾乎同時,二號別墅內,蕭越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嘴角緩緩翹起。

唰。

蕭越閃身出現在青麒面前,此刻它正與一群面色緊張的戰士對峙著。

好在它知道這些人跟蕭越有關係,眼中除了不屑並沒有動手。

「蕭先生。」

看到蕭越出現,秦鋒寒上前敬禮。

「秦連長,讓戰士們回到崗位,它是我朋友。」

秦鋒寒點頭沒有多問,雖然那是一隻疑似神獸麒麟,還會說話的凶獸,但是再好奇也知道不該問的不問。

回到二號別墅,青麒打量著別墅的裝飾,偶爾點頭偶爾撇嘴,像是在巡視自家的地盤。

蕭越坐在沙發上默不作聲,等青麒看的差不多了,才開口道:「看你的樣子,收穫似乎不小。」

「一般吧,也就實力更強了,血脈更純了,修為提升了,樣子更威武了……」

青麒用最漫不經心的語氣,吹着最響亮的牛逼,蕭越的太陽穴突突直跳。

「問你件事,你身上有沒有金耀砂和金紋銅?」

蕭越決定單刀直入,繼續聽對方吹下去,天都要亮了。

「你想幹什麼?」

正在自嗨的青麒警惕的看着蕭越,沒想到後者居然將主意打到了它身上,惦記起它身上的東西了。

「就問有沒有,我準備佈置一座靈陣,不過身上還缺少這兩樣材料,你偷了那麼多東西,這兩樣材料並不算太貴重,想必不會缺少吧?」

青麒頓時大怒:「小子,你把話說明白,大爺什麼時候偷東西了?」

「就說有沒有吧,我不白拿你的,尋寶盤借你用一個月。」

青麒眼珠子一轉,做出一臉肉疼的表情:「便宜你小子了,誰讓大爺我心善呢。」

噗。

青麒張口一吐,蕭越身前出現了兩堆透著強烈金屬性氣息的材料,正是他需要的金耀砂和金紋銅。

兩份材料份量足夠,佈置兩座九槍靈陣都綽綽有餘,顯然這種材料在青麒眼中沒有太高的價值,否則不可能這麼大方。

「這傢伙好東西果然不少,大有潛力可挖。」

蕭越摸著下巴看着青麒,暗暗將它當成了移動的藏寶庫。

「小子,尋寶盤呢。」

青麒伸出爪子,在蕭越面前晃了晃。

「拿去。」遞上尋寶盤,蕭越好奇道,「你準備怎麼改造它?」

青麒聞言立馬得瑟起來。

「這尋寶盤品階一般,不過本身的材質很特殊,蘊含着一股玄妙氣息,好像是法則的力量。

但煉製它的人手法太爛,只發揮出少許的力量,以本大爺的禁紋造詣,完全可以將這股力量放大十倍。」

蕭越眼睛一亮:「這麼說,尋寶盤的感應範圍能達到千里?」

「差不多吧,可惜還是沒法將其中的力量完全釋放,否則就是感知萬里內的寶物都沒有問題。」

見青麒遺憾的搖頭,蕭越不置可否,他並不貪心,尋寶盤能感知千里已是意外之喜了。

至於萬里,恐怕尋寶盤的品階已經達到王器以上了,那種品階的法寶,就算給他都無法掌控。

「你看着改造吧,只要別毀了它就行,以後去了起源之地,它對我還有大用。」

「本大爺的禁紋造詣絕無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