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毒,老校長曾經提到過。

當一個人經常接觸那些未經處理的科武機械,甚至是銘文法器零件,都有感染的風險。

很多東西,不是說機器就能解決的,必須要人力。

臟活累活,只能這些人來干,不然就沒人會幹這些了。

很多法器是帶有灼燒毒素效果的,這和前期塗抹有關,稍有不慎,塗抹過程中,有人感染靈毒那也是很正常的。

看著周圍的街區,雲空陷入了思索,心中生出了一絲憤怒。

吳鐵的妻子死於靈毒,被判哮喘,驗屍陪審官腦子裡都是漿糊嗎?

開胸驗肺居然都能判成靈毒。

雲空嘆了口氣,他也知道能有職位的修士,精神計算力是何等的嚇人。

眼睛不瞎,肺部靈毒潰爛能判斷成哮喘……。

「還真是貪官蠹役。」

人界是現在這般,他一點也不奇怪。

但,萬界又是什麼樣子?

老爹說,上了萬界后,平常的一些人界民間東西將不復存在。

在那裡,兵器境界,能逃能殺才是王道。

上了戰場,誰和你理論,直接就是刀刀上去幹了!

「至少還在我的認知範圍內。」

如今發生這些,他並不奇怪。

只是有些氣憤,有些無從下手幫助店主的感覺。

吳鐵必然會被逮捕。

兇手此刻還沒有找到,他們還在危機之中!

半個小時后。

執法堂的人來了,將吳鐵壓回了執法堂。

隨後也將商店給查封了。

過了一會兒,雲震拍了拍雲空笑道。

「小子,漲經驗了沒,這就是判案的手段,很多東西你不能一開始就被任何人牽著走,不然會幹擾自己的,還有,這不過是個望辰期的案子。」

雲空點點頭,心中嘆息。

確實很複雜,老爹是想讓自己知難而退啊。

想歸想,他還是試著總結道。

「我覺得還好,雖然這一次我漏洞百出,不過我應該觸碰了點門道,以後執行任務就不會這樣了。」

雲震聽后差點被氣吐血。

我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我是想讓你見難而返。

想到這裡,雲震沉聲道。

「今天到現場是因為讓你漲漲經驗,你以為以後還會遇到這種,很多時候都會讓你直接去抓捕兇手,你一路都是在逮捕別人,像今天這種,他也沒料到我會出手!」

真以為就耍耍嘴皮子,剛才人家爆發意海一重靈紋之力,我看你都被掀飛了好幾次。

還斷案?

哪知道雲空更興奮了,仔細思考了一會兒,有些小心道。

「爹,接下來,抓捕兇手,我們該如何詳細做抓捕網?」

雲震嚴肅道。

「望辰九重,人家一根手指頭都能碾死你,等會兒遇到了直接往死里砍,正好我也看看你的戰鬥技巧,危機時刻我會出手的。」

我作為移山級強者,面對意海級都能一巴掌拍死,更別說什麼望辰境界了。

剛才,之所以雲震沒有下狠手,就是想聽完吳鐵解釋再說。

不然早都拍死了。

雲空現在才多少,凝脈九重而已。

十年都沒有學習功法,雲震可不認為雲空能爆發出什麼……。

倒是看看也行。

等等。

想到這裡,雲震突然朝雲空看去,意味深長道。

「你剛才在店裡爆發的那個影子,是什麼?」

ps

過渡一下

車在後面。

看看,我太良心了

還讓你們中場休息,恢復恢復精力

還不把推薦票交出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當然,蘇禹也嘗試了一下,用神識探進去觀察一下裡面的情況。

可是效果並不是很明顯,因為當蘇禹放出神識向裡面探測的時候,因為強大的火力,竟然讓神石的範圍也縮減了很多。

也正是因為這樣,蘇禹心裡明白,即將要踏上的這片土地所帶來的危險比他們先前經歷的還要可怕。

……

《丹道至聖》第七百二十七章毫不退卻 「事情都按排妥了嗎?」

一個身穿將軍盔甲,滿臉疤痕,長相凶厲的中年男人高坐在太師椅上,略微俯身詢問著下方跪拜中的黑衣人。

「稟報公孫將軍,屬下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幽州境外,已經重金髮布江湖追殺令。」

「按將軍的要求,在途中各州已經暗自發佈消息。誰能提來楚風的人頭,獎賞黃金萬兩,決不食言,並且與其隨行的美女和財貨也盡歸斬殺者。」

「各路的匪寇聞知后皆都表示感興趣,開始派人沿途布網打探其行程,並且又聽說是張讓的乾兒子楚風攜帶重金,正在前往天浪郡的途中,而且隨行護衛較少,便紛紛豎起大旗,要懲奸除惡,替天行道。」

「只是……」

說道這裏,下面的黑衣人明顯言語停頓了一下。

「只是什麼,休要吞吞吐吐,小心軍法不留情!」

這名面色陰沉的公孫將軍,厲聲說話間,面目上殘留的一道道細小的疤痕,如活着的蚯蚓般在不斷的蠕動,看上去令人觸目驚心。

「幽州郭刺史聞知后不但不予配合,還橫加阻礙,無奈之下,下屬擅自將一萬軍士裝扮成各州逃難的流民,在涿郡各道口嚴陣以待,只等其入網成擒。」

「哪怕這楚風逃得了江湖人士追殺,也絕逃不掉大軍的圍剿。」

跪在下面的黑衣人一口氣,將布屬情況簡單扼要的說了出來。

「你做得很好!不愧是我多年的隨軍參事,郭刺史的事,我自有計較,不必管了。待事成之後,你就去做個前軍副將吧。」

說話者正是名震邊陲的公孫贊,在聽聞自己的弟弟和一眾白馬義從,讓楚風等人滅了門,頓時怒不可遏。

一是手足之情被斷,不亞於血海深仇;

二是好不容易培養數年的白袍會,從此煙消雲散,讓他最大的灰色收入斷絕,而且還白白送了楚風一筆辛苦搶來的財富。

發出雷霆般的暴怒的公孫贊,更是當眾發誓,要不惜一切代價弄死楚風。

聞知訊息的公孫贊,第二天便派手下偏將帶領三千精兵,以追殺潛入境內蠻夷的名頭,前去白袍山偷襲楚風等人。

誰知日夜兼程趕去了后,卻發現谷內已經是人走樓空,裏面的軍營等設施,更是被莫名大火毀於一旦。

絲毫尋不到珠絲馬跡,無奈之下在山中又探查了數天,也沒有找到對方的身影。

這時才聽到探子報告,楚風已經趕赴了洛陽,冒似因除賊領功,朝廷將給予封賞。

聽完這個消息的公孫贊,頓時火冒三丈不說,還氣得一口老血噴出,差點當場暈厥了過去。

弟弟不但白死不了說,仇敵居然還成了有功之人。

多年征戰邊疆的公孫贊,大小戰爭經歷了上千次,哪一次不是靠着勇武和計謀來取勝。

在他的眼中,小小的楚風不過武藝不弱者而已,如果不是殺了自己的弟弟,這樣的人到可以召來當個百夫長。

可是雙方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在公孫贊的心中,對方的結果只能有一個,那就是粉身碎骨,死不足惜。

「如果你這次真得命大,接連逃過我的兩次追殺,我也會讓你有家難歸。天浪郡?呵呵!」

…….

這時的楚風一邊喝着酒,吃着菜,還能聽着邊上鄰桌女子唱的小曲,感覺人生好不愜意。

迎客來的掌柜看着已經滿員的大廳,開心地摸了摸油光鋥亮的大腦袋,滿面紅光的他,決定趁著今晚客多,再多弄些錢來。

於是,他扯動着兩條小短腿,來到大廳眾人的面前,高聲說道:

「各位尊貴的客官,為了讓大家吃飽喝足后,得到更好的休息。」

「我臨時決定將幾名最漂亮的侍女,以競價的方式,派送給當中各位有需要者一晚,價高者得,希望各位客官玩的盡興而歸。」

李掌柜說完這些話后,挑了挑眉,用一副男人都懂的眼神,看了看在坐的這些單身客商。

他的話語剛落,頓時讓這些男人們興奮了起來,將手中的筷子一扔,便等待着美女們上台競拍。

只有楚風等少數人露出了異樣的神情,他們沒有想到這樣的客棧,居然還做起了青樓的生意。

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看上去明艷動人,不過二十初頭的年齡,站在前面,眼神更是顧盼流離,讓在場的每一個男人,都覺得她在看着你。

在群情激昂的場面下,楚風等人也不好大張旗鼓的離開,而且他們的酒食也不過剛剛上全。

坐在楚風對面的小紅,見過這種場面,更是紅著臉有些不滿地嘟囔了一句,身體悄悄前左傾斜了些,恰好將對面楚風的視線遮擋了過半。

楚風見之無奈的搖了搖頭,讓看在眼裏的貂蟬跟着會心一笑。

這時的李掌柜見場面上的火候差不多了,他才慢條斯理地說道:

「底價十兩銀子,每次加價不低於一兩,現在開始,價高者得。」

話音剛落,下面的人開始接連報出了價碼。

「我出十五兩銀子,這個小美人今晚是我的。」

「十六兩!」

「十八兩!」

「……」

數十道聲音過後,便有個前面桌子的客人出到了三十兩銀子,這個價格哪怕是在青樓里,都能簇擁著兩三個面容姣好的二八女子。

顯然已經是很高的價格了,待這略顯瘦弱的客商報完價后,便再無人出價。

可是貂蟬卻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暗自在桌下捅了捅楚風。

楚風一臉不解地靠近身邊的貂蟬,只聽見她趁著廳內喧鬧的聲音下,悄悄地說道:

「小心,這裏似乎有些不對勁。」

多年從事情報和暗殺工作的貂蟬,感覺到周圍有一股股若隱若現的目光。

初時她不以為意,但是漸漸地她感覺到這些目光中,蘊含着一種凌厲的殺機,而且越來越濃。

她這才小心地提醒著楚風,同時她朝小紅遞了個眼神,又朝樓上眨了眨眼,在多年的配合下,小紅自然深知這是何意。

只見她慢悠悠起身後,來到這些隨從的桌前敲了敲,假裝隨意地說道:

「今天公子說不走了,你們幾個人都先別吃了,去喂一下馬,多然後替換一下他人。」

這些隨從還有些莫名其妙,他們剛坐下吃個半飽都沒到,怎麼就這般開始攆他們走。

待他們正要起身時,突然從廳堂的角落裏傳來一道懶洋洋地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