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生看葉塵碗里那青菜,頓時冷笑,窮人就是窮人,吃的飯菜都是什麼紅薯葉,苦瓜之類的家常小菜。

這大別墅肯定是寧合生借給葉塵住下的。

「六百萬支票,明天去我楊家給我爺爺祝壽。」楊生說道。「我聽說你還會煉丹,到時候你就把一顆丹藥給我爺爺就行了。」

楊生其實並不相信所謂什麼煉丹術,那都是騙人的,吃一顆丹藥,就可以增加幾年壽命,可以強身健體,百病不生,這簡直胡鬧。

真要這麼神奇的話,很多有錢人也不會得病死翹翹了。搞不懂老爸為什麼就一定相信寧合生的話。

「你爺爺誰啊?」葉塵問道。

楊生咬牙:「楊當仁,葉塵,記住,六點鐘。」

「我可沒答應說要去。」葉塵道,「拿著你這六百萬支票走吧,我和悅姐還要吃飯呢,你一直在這裡嗶嗶,信不信我一腳踹飛你。」什麼楊家話事人,和自己有毛關係,給丹藥?六百萬就想買自己的一顆丹藥?笑話,有人出一個億,他都沒看上眼。

「葉塵,你不要得寸進尺,我爺爺在江州也算是有錢有勢的。」楊生氣炸了,一次兩次葉塵不把爺爺放在眼裡,楊生很生氣,哪怕是江州大領導見到他的爺爺,也得客氣的尊重叫一聲楊老。

「哦。」

葉塵不痛不癢的來了一聲。

「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葉塵笑著問道。

他爺爺哪怕是再權勢滔天,哪怕是富甲一方,和自己有個毛關係?

「悅姐,關門,讓這一隻狗在外面叫。」

「葉塵,你說誰是狗?」楊生慍怒問道。

「我說你是狗啊。」葉塵一臉嚴肅的說道。

「葉塵,不要再說了。」蔡悅趕緊阻止葉塵在刺激楊生,楊家可是大家族,這麼一個尊貴的大少爺被葉塵稱作狗的,一定報複葉塵的。

「悅姐,我真沒說錯啊。」葉塵特別無辜的說道,然後捏住一張靈符。「不信,你看看,他是狗年出生的,上輩子真是狗投胎轉世為人的。」

那一張靈符嗖的一聲,貼在了楊生的額頭上。

瞬間,楊生的身體變成一隻狗,汪汪叫個不停。

「少爺,少爺。」

管家在一邊下的傻了:「葉塵,你,你給我們少爺下了邪法,你趕快把我們少爺變回人啊。」

蔡悅:「·····」

蔡悅也是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這,這楊生真變成一隻狗啊?

「悅姐,你看我沒說錯吧,他的前生真是一隻狗,一隻土狗,很平常普通的那種,就是運氣好,投胎成為楊家的少爺。」葉塵咂摸下巴道。

「葉塵,好了,好了。」蔡悅感覺現在做夢似的,「你趕緊把人變回來吧。」葉塵的這種鬼神莫測的手段和本事,真是令人驚世駭俗。

「沒問題的。」葉塵笑著說,「來,給大爺叫一聲。」

「汪。」

楊生很聽話,汪的叫著。

「乖,這就對了。」葉塵單手一抓,那一張照妖鏡般的靈符收回來。

下一秒鐘,楊生又恢復成人形。

「少爺,你,你沒事了?」管家驚世駭俗的問道,葉塵的手段太恐怖非凡了,這才是真正的江湖道士啊。

「你說什麼啊?」楊生問道。

剛才他變狗的事情,忘記一乾二淨了。

「少爺,你,你剛才變成一隻狗。」管家說。

「我變狗?」楊生倒吸一口氣,他一點印象都沒有啊,一定是葉塵的鬼神莫測的手段變出來的。

下意識的,楊生打了一個激靈,再看葉塵的眼神已經變了。

「葉塵,算你牛逼,行,我們走著瞧。」

楊生再一次留下狠話,狼狽的走了,得好好的在車上問一下管家到底什麼回事?

「葉塵,你總捉弄別人,總有一天會出事的。」蔡悅還是很擔心葉塵,葉塵是一個道士,手段很厲害,但是,葉塵只是一個人而已,人單勢薄,不要輕易和人結仇。

「悅姐,放心好了,我本事大呢。」葉塵自信滿滿道。「我一聲令下,十萬地獄的野鬼都要聽命於我。」

蔡悅白了葉塵一眼,這傢伙就不能低調一點:「回去吃飯。」

正要關上門的時候,一輛賓士車行駛過來,車沒到,一個女聲從車裡傳來:「葉塵,葉塵。」

。 可是有時候就是你越怕什麼她就來什麼。

這天陸瑤和大丫還像往常一樣一大早就去了山上,可是她們不知道的是,等她們沒走多久鬧事的人就找上門來了。

一大早,小軒幾個正和往常一樣,正在屋外的地上寫寫畫畫的寫着吳叔佈置下來給他們幾個人的功課。

「喂,你們幾個小雜種,聽說你們家有好多肉吃,趕緊去給本少爺拿點過來。」

小軒幾個聽了后丟下了手裏的小木棍,抬起頭來,正對上前幾天剛從縣裏搬來的一地主家的小孫子,孫大寶那張趾高氣昂的胖臉。

「小胖子,我再說一次,我們不是什麼小雜種,我叫小軒,他叫小寶晨晨,還有二丫,你要是再罵人小心我揍你。」

小軒直直的望着孫大寶,口氣十分嚴束的說道,這小子真是找死,要不是大姐叫他不要惹事,他早就去揍他了。

「哈哈·······」

孫大寶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似的,突然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小軒,小寶還晨晨,笑死本少爺了,還揍人?

你們那麼多人,要不是你們那個叫什麼小瑤大丫的去偷人,就他們兩個丫頭片子養得活你們這麼多人嗎,所以你們不是野種,那你們是什麼?」

聽到孫大寶的話,小軒幾個氣得緊了緊自己的小拳頭,他死死的盯着孫大寶那張胖臉,冷冷的說道:

「我大姐是世上最好的大姐,你,現在就給我道歉,要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對,我們小姐最好了,不許你這麼說。」

「嗯,再說我們揍你。」

聽到孫大寶的話,小寶二丫幾人也氣憤不已的說道。

「我娘說了你姐就是偷漢子的,要不然哪來的那麼多吃的。」

孫大寶自從來到這個破落的小村子后,已經很久沒有吃到肉了,在一次無意間,他聽到這村裏的王麻子說這家人有很多肉吃,他就盯上這裏了,果然他幾次過來,都能聞着肉的香味,饞得他口水都要流不來了。

小軒被他的話氣得小臉漲紅,又緊了緊自己的小拳頭,怒瞪着孫大寶,突然間,他後退一步,然後飛跑着沖向了比他高一個頭的孫大寶。

而孫大寶正一臉得意洋洋的,他沒料到這叫小軒的會突然向他衝過來。

小軒可是個練家子,雖然這孫大寶比他高大多了,但沒幾下就被他打得倒在地上動不了在那大哭着。

而大寶娘看大寶久不回家正出來找時,突然就聽到不遠處的山腳下傳來了她寶貝兒子的哭聲,這還得了,所以一邊扭着她的大屁股加快了腳步一邊對着跟在身後的一女孩吼道:

「你個沒用的東西,沒聽見你弟弟被人欺負的大哭了嗎,還不快回去叫你爹他們過來。」

孫大妹聽到她娘的話木訥的應了聲就跑去叫他爹了。

「哇,娘,娘娘。」

而孫大寶看到他娘來了后,哭的更凶了,被小軒壓在地上一邊大哭一邊大叫着。

孫氏一見自家寶貝兒子被壓在地上哭的稀里嘩啦的,頓時火冒三張。

「好啊,你個天殺的小雜種,敢打我們家小寶,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孫氏說着就衝上去舉起手來就想打小軒,可就她那體格哪是小軒的對手,平日裏又是個好吃懶做的,哪打的過練武的小軒,所以沒幾下,這兒子還在地上哭着,老娘也被打的在那裏哇哇大叫着。

正當小軒打的來勁的時候,不遠處孫大地主正帶着幾個大男人朝這邊過來了,二丫一看情況不對,對着一旁的小寶和晨晨說道:

「小寶,你帶着晨晨快去村長家叫吳叔趕快回來,就說小軒被孫地主家的人來打了,還說他要搶我們家的東西,快去。」

小寶聽了后拉着晨晨就朝着村長家跑去,他們都知道晨晨的情況,所以這個時候決不能把他留在這裏刺激到他,而二丫說完后,順手拿起靠在牆外的木棍,護在小軒的前面。

小軒二丫兩人雖然練過,但面對着七八個人高馬大的的大男人,哪是對手,只見幾下,小軒就被打的鼻青臉腫了,二丫也好不到哪裏去嘴角都流出血來了,而他們的家裏更是被孫氏趁他們打架的時候翻了個底朝天。

當陸瑤回來的時候正看到小軒可伶兮兮的被打趴在地上,而孫家人正手裏拿着根木棍,正要揮向他。

「姓孫的,你要是真敢打下去試試看。」

陸瑤看到小軒二丫被打成這樣,心裏一抽一抽的,她扔下背簍一邊對着孫家人大吼一邊衝過去扶起小軒和二丫,當看到他們兩的傷后,她雙目瞬間噴出怒火來,死死的盯着孫家眾人,然後對着旁邊的小軒二丫說道:

「小軒二丫你們到邊上站好,有大姐呢,打了你們的人一個也別想好過,大丫上。」

「是,小姐。」

兩人說着就突然一個躍起,對着他們就是一陣猛打,這些人真是欠打,竟敢上門來打人還敢搶她東西,今天她要是不給他們這些人一點沿色看看,還真當她們幾個好欺負呢。

而孫家幾個大男人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個個在那裏鬼哭狼嚎的,他們沒想到這丫頭片子這麼能打,他們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斷了,渾身疼的不得了。

而這邊小寶還沒進村長家的門就在那裏大叫道:

「吳叔,快········快點,小軒二丫快要被人打死了。」

吳時查和村長見小寶大冷天的跑的滿頭大汗的就知道定是家裏出大事了,要不然就這幾個小子的身手,一般人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村長嬸可沒想那麼多,一聽小寶的話就急急道:

「小寶,告訴村長奶奶,誰打你了,哪個殺千刀的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敢下的去手。」

「是孫家,他們來了好多人打了小軒還要搶我們我東西。」

「什麼?這一天天的還讓不讓人過了,這昨天剛和隔壁吵完,今天又跑去小瑤家鬧事,老頭子實在不行,把他們趕出村去吧,這種人家我們這地小,容不下他們。」

「你以為我不想啊,可他和縣衙的師爺搭上關係的,這師爺讓他們來住,我要是把他們趕出去,這往後還不得給我小鞋穿啊,唉,先別說這個了,我們還是趕緊過去看看吧,這小瑤沒在家,可別讓兩個小娃娃吃虧了。」

說起這孫家他就一肚子氣,就一小地主,要不是他家小女嫁給了縣衙里的師爺做小的,誰還願意搭理他啊,真是拿了雞毛當令箭,一天天的爭給他惹事。

「對對對,我們先過去。」

幾人說着就快步的朝着問外走去。 自知有錯,喬思語點了點頭,「對不起厲總,我會努力完成我落下的工作。」說着,喬思語走過去將一大摞資料都抱在了懷裏,「厲總還有什麼吩咐嗎?沒有的話,我就去工作了。」

「出去吧……」

看着喬思語離去的背影,厲默川如寒星一般的雙眸里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靳子塵比他好一萬倍!?呵!喬思語,你不但喜歡逃避連眼神都不太好。

……

喬思語看着通篇法文的一大摞資料,微微嘆了一口氣,隨後來不及多想,直接投入到了工作中,雖然覺得厲默川有些不近人情,可身為老闆,他做的一點都沒錯。

這埋頭一翻譯就過去了四五個小時,直到口渴的厲害,喬思語才伸了個懶腰,拿着杯子去茶水間倒水,倒了水又發現尿急,便放下杯子去了廁所,可沒想到剛從廁所出來去茶水間拿杯子時,碰上了來洗草莓的方葉涵。

方葉涵先看到了喬思語,先是一愣,隨即將剛洗好的草莓遞給了喬思語,「喬秘書,工作辛苦了,吃個草莓吧!」

明明只是很客氣的一句話,可聽在喬思語耳中,她卻想歪了,這麼快就把自己當順昌集團的老闆娘了啊,腦海里突然想到顧希柔早上說的話,每天中午方葉涵都會到十九樓找厲默川吃飯,對啊,現在剛好是飯點。

忙到暈,她都忘了去吃飯了。

看着方葉涵手裏紅彤彤嬌艷欲滴的草莓,喬思語很不客氣地連盒子一起接了過來,隨後在方葉涵微愣的神情中,朝她感激一笑,「謝謝你啊方小姐,你這麼體恤員工,厲總一定會更加愛你的。」

說完,拿着草莓直接走出了茶水間。

方葉涵回過神來后,微微皺了皺眉,可突然想到了什麼,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像喬思語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厲哥哥的菜……

……

厲默川看到空手而歸的方葉涵時,微微有些疑惑,「你不是去洗草莓了嗎?草莓呢?」

方葉涵咬了咬唇,語氣里隱約有些委屈,「我剛洗好草莓就碰見了喬秘書,本來想叫她嘗嘗的,誰知她把整盒都拿走了。」

「……喬秘書?你說的是喬思語?」

「厲哥哥,這十九樓還能有幾個喬秘書啊!」

方葉涵說着,心裏卻在想:「厲哥哥,喬思語那個女人一點淑女風度都沒有,你就盡情的討厭她吧!」

聞言,厲默川黑眸里閃過一絲笑容,可看到方葉涵委屈的某樣,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不要為一個草莓慪氣,你想吃多少,我一會兒叫王秘書給你送過去。」

方葉涵原本還在生氣,可一聽到這話,眼睛立刻就亮了,王秘書給她送草莓,那大家就會知道她在厲哥哥的心目中有多重要了,於是歡喜地點了點頭,「好,一言為定啊!」

這一刻,方葉涵是感激喬思語的,如果不是喬思語把草莓都拿走了,她又怎麼讓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厲哥哥最疼她呢?

打發走了方葉涵,厲默川拿起遙控器一按,帘子緩緩拉開,喬思語的辦公室一下子映入了眼帘。

。 燕北倒是無所謂,但司馬瑤整個臉黑的跟鍋底一樣!

什麼沒都沒看見?你們這不是欲蓋彌彰么?老娘一生的清白就這樣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