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交涉有關於百鳥朝鳳圖的事兒。

一點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

「那是當然!」

面對著李庶的催促,曹冰蓮一個響指「啪」的打響了起來。

很快,猥瑣男拿著那一幅重新裝裱過後的百鳥朝鳳圖走了過來。

「謝謝!」

可是當李庶伸出手來,準備從那滿臉猥瑣樣的男子手中接過畫之際。

那男子的右手突然朝向李庶撒去了一包粉色粉末。

在二人相距不到一步路的距離,李庶的臉被當場「染」成了粉臉。

「你在幹什麼?」

葉婉秋火速擋在了李庶跟前,瞪著一雙大眼看去那猥瑣男。

「呦!小妞,你這腦子看來還不夠靈光啊!」

「你們兩個傢伙都孤身走進小姐的大本營了。」

「居然還問我們要幹什麼?」

猥瑣男成功讓李庶變成了花臉之後,一直偽裝的臉也瞬間變得陰森了起來。

踏踏踏!

很快,整個大廳四周開始跑出二十名黑色背心的強壯男子。

將李庶與葉婉秋二人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曹冰蓮,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將畫送給我,對吧?」

看著現場那二十名個個凶神惡煞的男子,葉婉秋厲聲怒問道。

「既然知道,但你卻依舊跟著來了,真不知道你的腦子裡面裝的是什麼。」

曹冰蓮右手的食指快速一點,指向了葉婉秋身後的李庶。

「那個男人給我綁到樓上去。」

現在再看去李庶那一張粉臉,竟然引得曹冰蓮異常的興奮。

「至於這個女人……」

隨後再看去葉婉秋,曹冰蓮冷笑道:「老規矩,不死即可!」

「多謝小姐賞賜!」

二十人!

伴隨著曹冰蓮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

那二十人,剛才還是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

這一刻個個變得異常興奮。

「這個小妞,簡直是人間極品,看的我全身都熱血沸騰了起來。」

透過此時葉婉秋的視角,她清晰的看見這幫人的面色充滿了無窮盡的色慾。

尤其是他們那令葉婉秋感到極度噁心的言語,更是充斥著整個大廳。

「二十人?你們是不是太瞧不起李庶先生了?」

不過,自己的身後可是站著李庶。

區區二十人,在李庶的眼中跟二十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是嗎?」

然而,當猥瑣男露出了一抹冷笑之後。

葉婉秋猛然回過頭看去身後,發現李庶那整張臉變得非常疲憊。

可這不應該啊!

剛才李庶還是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怎麼突然一下子——

「你們在酒里果然下了葯,對不對?」

葉婉秋立馬回想起剛才的紅酒來。

這也是李庶會變得如此疲憊的唯一解釋了。

「你自己,不都已經將答案說出來了嘛!」

曹冰蓮根本不打算做任何的隱瞞,直接承認了一切。

「李庶先生?你現在怎麼樣?」

這一刻,葉婉秋快速雙手抓住李庶,試圖想要將其給搖醒。

然而李庶整個人顯得非常的無力,那眼皮更是猶如千斤重。

李庶的雙眼開始變得無神。

哐!

直到身軀也開始變得無力,最終李庶倒在了地上。

雖然雙眼還在拚命的掙扎,試圖不讓自己閉上。

但是,事與願違,李庶最終還是閉上了雙眼。

「在兩種市面上最強勁的迷藥加持之下。」

「哪怕是大象中招,都會在一分鐘之內倒地。」

「這傢伙堅持了兩分鐘,已經是夠強的了。」

猥瑣男就是在等待李庶徹底倒地的那一刻。

不過為了不讓自己等的太無聊,這廝居然特意計算了一下時間。

直到李庶應聲倒下之後,猥瑣男才收好手機。

「你們……你們太無恥了!」

葉婉秋怎麼都沒有想到,那位戰無不勝的李庶居然會被人算計。

此刻,現場二十人不斷的朝向自己與李庶逼近。

葉婉秋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感。

「你們還等什麼?先到先得啊!」

曹冰蓮見二十人居然磨磨蹭蹭的,當即大聲喊了起來。

這一下子,二十人一直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慾望,被徹底引爆。

他們發了瘋似的朝向葉婉秋跑去。

「!」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幕詭異的畫面出現了。

曹冰蓮與猥瑣男猛然發現,那二十人竟然全部站在了原地。

紋絲不動的同時,就連聲音都沒有。

除去雙眼還能靈活轉動之外,他們整個人就跟雕像一般。

「怎麼回事兒?」

看到這一幕的曹冰蓮,第一個發出了疑問。

「我……我也不知道啊!」

猥瑣男更是一臉的蒙圈。

按照常理來看,這幫饑渴的傢伙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集體開玩笑。

並且,這還是曹冰蓮這個主人下達的命令。

就更加不可能突然站著不動。

「原來,你們用的迷藥是這兩種啊!」

就在曹冰蓮與猥瑣男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兒的時候。

葉婉秋的身後,竟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男聲。

。 狂風呼嘯。

聯邦總局外的海浪翻湧,怒潮拍打著海岸。

一片片聒雜訊傳來。

無數道身影腳下踩著仙劍或是各種兵器,突兀地出現在聯邦總局的四周。

剎那間,便是百道身影出現在虛空。

這還沒有結束。

依舊有一個個御劍而行的他仙人,自從聯邦總局的四面八方湧出。

仙人,遮天蔽日。

這些仙人的出現恍若讓天地變色,耀陽的陽光都在這一刻黯淡了許多。

海浪翻湧的更為兇狠。

凝重的殺氣在聯邦總局的海島上縈繞。

咕咚。

被托著站在虛空中的畢天澤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喉嚨劇烈的涌動著。

千仙。

在這虛空中竟是有著上千的仙人。

這些仙人的氣息都洶湧異常,任何一位仙人的出現,都能夠讓上萬的武者為之俯首,千位仙人……

哪怕是他們想要剿滅整個凡域也不是沒有可能。

無數仙人的氣息交錯。

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殺意就好似編織成了一片巨大的網,將聯邦總局所在的海島,都籠罩在了其中。

太可怕了。

實在是太可怕,畢天澤不知其他人是何感覺。

他,雙腿都在發抖。

這突然出現的仙人,也代表著聯邦總局的局長認為到了可以破釜沉舟的時候。

在趙信跟眾仙鏖戰之時,聯邦總局的局長其實一直都站在聯邦總局的大廈中,遙望著外面的戰況。

他在等!

就如廖化所說,聯邦總局的局長能夠做到現在這個位置,不單純就是靠著他是廖化的人。

廖化不信奉那些阿諛奉承之輩。

他也看重能力。

聯邦總局的局長能夠連任五載局長之位,說明他確實是有著過人之處。

站在大廈中的他一直在盤算著趙信的底牌。

他覺得……

能夠讓廖化都感覺到棘手的人,決然是不容小覷的。

趙信敢答應三日之約的戰帖。

就代表他確實也有著自己的那份底氣。

就憑著一腔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