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雲澤瞥了她一眼,一言未發,臉色還有點難看。

陸晚初撇了撇嘴,不就是昨天晚上沒有伺候他睡覺嗎,小心眼的男人!

「姐姐,謝總,給筷子。」

陸晚初擔心謝雲澤會找麻煩,笑眯眯地把兩雙筷子都接下來了,「瑪麗,你喊我姐姐,以後喊雲澤哥就行,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拘謹。」

瑪麗眼底藏着喜悅,「真的嗎?那以後就是晚初姐,雲澤哥。」

雲澤哥……

陸晚初乍聽其他女人這樣喊謝雲澤,心裏有些怪異,不過既然是自己開的口,還是笑着點了點頭。

謝雲澤臉色更難看了,不過還是在陸晚初的眼神威脅下,應了一聲。

瑪麗開心地像個孩子,餐桌上不停地給兩個人夾菜。

陸晚初抬頭就能看到瑪麗火爆的身材,瑪麗穿的是她的衣服,可是上身的效果實在……

陸晚初看了一眼謝雲澤,男人優雅地咀嚼著食物,眼睛一直沒往瑪麗身上盯。

不愧是她的男人,毅力五星贊。

謝雲澤沒吃幾口就離開了餐桌,瑪麗神情失落,小心翼翼地詢問陸晚初,「晚初姐,雲澤哥是不喜歡我做的飯菜嗎?」

「不是,你別想多,他小鳥胃,吃不多。」陸晚初哈哈一笑,她的男人她很懂,昨晚給謝雲澤說了她下廚做早餐,結果換成了瑪麗,恐怕他過來吃的這幾口都是為了照顧她的感受。

陸晚初找借口讓瑪麗先去公司了,女孩前腳離開,她立刻鑽進了廚房,煮了一份簡單的西紅柿雞蛋蝦仁麵條,雙手捧著端上了二樓書房。

「謝總,請用餐。」陸晚初把筷子呈上,謝雲澤接過筷子,她忙轉到男人身後為他捏捏肩膀。

「老公,瑪麗大概要在我們家住一段時間,她年紀小,你不要跟她計較太多。」

「她住哪都行,你必須跟我在同一個房間。」謝雲澤抓住陸晚初的小手,他哪是想吃面,他想開葷。

「嘿嘿,我盡量。」陸晚初拽出來自己的小手,拉了板凳坐在謝雲澤面前,「老公,我忽然想把工作室遷到謝氏大樓了,十三層就很好,我想把整層包下來。」

陸晚初仔細考慮過了,雖然她的工作室和謝氏大樓距離不超過五百米,可是這五百米就隔住了很多消息。

「現在就要搬嗎?」謝雲澤微微皺眉。

陸晚初快速點頭,「你同意之後我一周之內搬完。」

「真的想來?」謝雲澤注視着陸晚初的眼睛,女人再次點頭。

「好,我會儘快把十三層的所有權給你。」

「我要使用權就可以。」

……

謝雲澤吃完面之後,陸晚初和他一起去了謝氏集團,然後直奔郁孤風的辦公室去了。

見到郁孤風之後,陸晚初開門見山,「你和瑪麗目前什麼狀態?」

郁孤風一怔,隨即搖搖頭,「夫人,工作時間我不想聊私事。」

「不想聊也得聊,她昨天淋著雨找去我那裏了,哭得眼睛都腫了,你到底怎麼把女孩子氣成這副樣子的?」

郁孤風別開頭,沉默了許久,才開口,「我沒氣她,我們不合適。」

「女孩子無非就是想讓你多關心她一點,多照顧她一點,你比她大七八歲呢,怎麼一個小姑娘的心思都猜不透。」

「夫人,不是您想的那樣,我不想解釋什麼,但我和瑪麗確實不合適,我會儘快讓她在您那裏搬出來。」郁孤風沉着臉,不想再做交談。

陸晚初也不想繼續溝通了,擺了擺手,「你們之間怎麼樣我不管了,但是瑪麗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她住在我那裏也是我答應的,我希望你也不要干涉。」

陸晚初憋了一肚子氣離開,她有心勸和,結果郁孤風完全不配合。

大概是他和瑪麗確實不合適,強扭的瓜不甜,兩個人能不能走到一起聽天由命吧。

陸晚初到頂層總裁辦公室和謝雲澤抱怨了一頓,正要回工作室,謝雲澤手下的人已經把十三層的所有權轉讓書送過來了。

「真的給我所有權啊……那我就收下了。」

陸晚初拿着所有權轉讓書回到工作室第一時間公佈了工作室搬遷,瑪麗反應特別積極,陸晚初不由納悶起來,難道這丫頭還是想和郁孤風在一起的?

陸晚初沒有打算把現有的工作室轉讓,她想在謝氏擴建,順便招聘一批新人,成立網紅孵化基地,只靠她和瑪麗兩個人在台前做主播,做到極致也不能產生非常爆發的業績了。

王樂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跑過來和她洽談入職。

「你瘋了吧?自己年入百萬的公司不要了?我這裏只能給你開到月薪兩萬,你真的要來?」

「當然要來,青尚已經有了合適的管理人,我掛個股東拿分紅也不會讓我餓死的。」王樂把擬訂的合同給陸晚初,「而且,我想做投資人。」

「投資?」陸晚初意外抬頭,審視着面前的男人,「你打算投多少?」

「你的工作室擴建,需要買設備、人工、佈景都得花錢吧,你們大概需要多少?」

陸晚初往後靠了靠身子,輕笑道,「我不缺錢,你應該知道。」

「吸納投資意味着分散風險,姐姐你應該知道。」

「好吧,我事先聲明,工作室可以變成合夥公司,但是我必須是唯一的控股人和決策人。」陸晚初看中的是王樂的才華,同時也能感受到眼前人快要藏不住的野心。

「沒問題,我只拿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可以,出資按照股權價格的五倍給你,姐姐,你意下如何。」

「好,我考慮考慮,明天給你答覆。」

五倍,小一千萬。

陸晚初當時已經動心了,一千萬足夠工作室擴建,甚至還會有餘。

她第一時間想到了謝雲澤,拿起手機又轉念一想,依著謝雲澤的霸道專權,一定不會讓其他男人來給她出資,更不用說王樂。

她內心惶惶,調頭去找了自己的好朋友宋安然。

「一千萬!這不相當於白給錢,雖然咱都不缺錢,但是我肯定選願意接受投資。」宋安然簡潔地表明立場,兩個女人齊刷刷看向許思瑜。

正在洗碗的許思瑜大手微顫,「我同意安然的想法。」

陸晚初的目光在兩個人之間來回遊移,嘖嘖兩聲,「我怎麼感覺許思瑜變慫了?」

許思瑜瞥了一眼宋安然的大肚子,「唉,安然懷孕后情緒一直不太穩定,我哪敢氣她啊。」

「許思瑜,你是說我對你不夠好嗎?」

「不不不,我媳婦兒對我最好了。」

陸晚初抬手遮住眼睛,許思瑜真的太慫了!

不過她來了這一趟並非沒有收穫,宋安然聽說陸晚初工作室要擴建,直接轉賬了兩百萬,拍了拍胸脯極為豪橫,「賠了算我的,賺了大家的。」

「恭敬不如從命,感謝宋老闆信任!」陸晚初揣著轉賬回家,感覺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擴建從不缺錢,唯一缺的是人,陸晚初權衡再三,最後吸納了王樂的融資。

可是在工作室擴建的緊要關頭,陸晚初萬萬沒想到,瑪麗會提出開獨立工作室的要求。

「姐,我試了新給我的腳本,但是我真的演不出來。」瑪麗把腳本擺在桌面上,沮喪著垂著頭,「我還是想走我自己的路,已經有經紀公司聯繫我了,我能開自己的工作室,姐,我想試試。」

瑪麗語氣真誠,故而陸晚初都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同意。

成全瑪麗,工作室盈利必然受到很大的衝擊,她的壓力更重,留下瑪麗,又好像耽誤了她的前途。

陸晚初思考了一會兒,抬頭認真看着女孩,「瑪麗,姐姐知道你有想法很努力,既然你有想法,那以後你的拍攝腳本由你自己來審核,除此之外,我將贈予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以後公司的大小盈利都和你直接相關。」 「沒想到啊,我大周年輕子弟中,竟然還有人有這種見識!」周帝喃喃說道。

姬瑜臣接話道:「正是啊,陛下,這等少年,才是陛下應當着重培養之人。雖然說他提出的想法並不完善,可是這畢竟只是隨口而言,若是能讓此人細細謀划,說不定還能更加完善一些。」

周帝看向姬瑜臣問道:「難道你就不知是誰?」

姬瑜臣苦笑道:「當時臣聽到這等前所未有之言,只顧著心中盤算,等到反應過來,那人已經離開,不過臣記得清楚,與他同坐之人,應當是一位公主,而且根據那人話風,必然是京中權貴之子!」

周帝摸了摸下巴,道:「聽你複述,這少年的語氣似乎有些耳熟….有股子痞勁…是誰呢?」

周帝卻是完全沒有把事情往蘇文身上想。

仔細思索一番,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

只聽姬瑜臣繼續道:「陛下,這少年之言,我回去仔細思索過了,其中監管的確是個大問題,我怎麼想都想不出該怎麼做,所以臣希望陛下,能找到這個人,我細細向之請教,完善出個章程,呈給陛下!」

周帝無奈道:「就算你這般說,可朕去哪裏尋他?」

姬瑜臣笑道:「他不是認識公主嗎?陛下把各位公主召集,細細詢問一番,不就知道是誰了?」

老傢伙打起了這個主意。

周帝尋思了一下,說道:「這倒是個辦法!這樣吧,今天已經有些晚了,聖聽宴也不能停,明日早朝過後,姬老進宮,陪朕一同詢問公主。」

姬瑜臣當即答應下來。

二人重新回到宴會現場,氣氛已經緩和了許多。

宴會也算是比較完美的結束了。

第二天早朝過後,姬瑜臣入宮,周帝將所有年長的公主召集。

這些公主全都滿頭霧水,不知周帝要幹什麼。

見到這些公主之後,周帝沉聲問道:「你們近些日子,有誰去過明月居與人用餐?」

此言一出,一眾公主紛紛回憶起來。

姬瑜臣滿臉期待看向一眾公主。

半晌過後,五公主趙萱萱,七公主趙婉柔,八公主趙清月各自上前一步。

周帝揮揮手,說道:「其餘人下去吧!」

其餘人離開,周帝問道:「你們都和誰去的?什麼時候去的?」

五公主:「臣女和京都名士魏鵬,安慶候之女….」

她這一說,周帝就確定不是了。

隨即看向趙婉柔,只能趙婉柔低聲道:「臣女是和蘇文一起去的…就在六天前。」

趙清月笑道:「巧了,我是和姐姐一天去的,跟我一起去的,是長平侯之子萬虎!」

姬瑜臣興奮道:「必然是此人!」

另外一邊,周帝卻心中升出了一絲懷疑!

萬虎?那小子周帝也見過,真是人如其名,那是真的虎!屬於純粹的莽夫類型。他能說出這般言論?

不過他不動聲色,揮揮手,讓五公主下去,隨即問道:「你們去明月居都說了什麼?」

趙婉柔心中一緊,略微猶疑,還是決定回護蘇文,畢竟她已經答應蘇文不跟皇帝說那日的談話內容了。

她低聲道:「那日只是和蘇文聊起京都美食,並未說其他。」

趙清月笑道:「我們那天聊的是蘇文哥哥一擲千金,為紅顏贖身,那等豪闊,便是我等,也望塵莫及!」

姬瑜臣趕忙說道:「清月殿下,我知道,那日那人曾跟你說了,不要講談話內容告知陛下,可是你要知道,這是能決定我大周無數百姓未來之大事!是國策啊!所以還請殿下直言相告!」

姬瑜臣下意識就將蘇文排除在外了!在他看來,說話的定然是這萬虎!

趙清月一臉茫然,可是旁邊的趙婉柔聽明白了!

這就是要找蘇文!

怎麼辦?怎麼辦?

而我們的皇帝陛下,高坐於上,看着底下趙清月連忙否認,姬瑜臣再度相勸。

他倒是有些反應過味兒來!

說那些話的…..不會是蘇文吧?

「倒是有可能,那小子姦猾,平日又跟着蘇長青耳濡目染,說不定便因此生出了這般想法。」周帝摸了摸下巴,暗自思量。

看着底下焦急的姬瑜臣,他又想起這老傢伙昨日險些讓他下不來台的事情。

周帝大笑着對兩個公主說道:「你們二人且下去吧!」

兩個公主離開,姬瑜臣說道:「陛下,那人定然是這萬虎,請陛下速速召此人入宮,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使之莫要畏手畏腳,放開心思為國謀划!」

嗯,老傢伙下意識認為蘇文那種名滿京都的惡少,絕對不會是出言之人。

周帝笑道:「便讓這蘇文和萬虎二人進宮便是。剛好姬老不是要讓朕懲處那蘇文嗎?便藉此機會,一遭辦了便是!」

姬瑜臣自無他言。

周帝當即派人傳旨。

半晌過後,便有太監稟告:「啟稟陛下,蘇文和萬虎二人在殿外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