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德里大人。」接待使者躬身道。

「嗯。」這三眼老者微笑看著眼前白羽等人,「虛擬宇宙公司新一批小傢伙?」

「是的。」

黑袍使者無比恭敬,隨後轉身看向白羽等人,「這位是坎德里大人,混沌碑修鍊密室的守護者,這52尊混沌碑修鍊密室門前……都是坎德里大人的其中一具分身。坎德里大人守護52座密室已經過了百萬紀元,是我們混沌城中受人尊敬的強者。」

「現在你們選擇的四十尊混沌碑,裡面的密室都沒有人,所以,你們現在可以進去了。「

聽到后,所有人按照上面青銅門上面的名字進入。

修鍊密室很是巨大,裡面混沌氣流繚繞。

白羽仔細朝裡面觀看,隱隱看到混沌氣流環繞著一尊巨大的石碑:「那就是冰峰混沌碑?」

靠近混沌碑,才看清。

這是一尊高百米,寬也近百米的混沌碑,上面有著九幅圖,在混沌碑的邊緣還有著宇宙通用語文字——『冰峰』,每一幅圖和之前在廊道壁畫上看到的那副《冰峰混沌碑》的圖畫一模一樣,可是感覺明顯不一樣。

整個冰峰混沌碑上的九幅圖,之前看過圖畫,所以早知道。

第一副圖,是一條稀疏的小溪,裡面零零散散的散落著九個小漩渦,而每一個漩渦中央,都有一條小魚在其中遊盪。

第二幅圖,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河流裡面依舊是有著數量不少的漩渦,細細數去,一共三十六個漩渦,而漩渦周圍,三十六條魚兒暢遊其中。

第三副圖,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大海裡面足足有108個漩渦,一百零八條魚兒不斷穿梭其間。

第四副圖,畫的是海洋與日月交織的景象。

第五副圖,海洋依舊存在,日月已經變為了一顆顆的星辰,倒影在海面上。

第六副圖,一顆顆的星辰變成一條由無數星球組成的星河,與遼闊無邊的大海交相輝映。

第七副圖,無數的星河組成了無比龐大的星海,兩片海洋並列而行。

第八副圖,海洋和星海交匯在一起,一顆顆星辰沒入海洋之中。

第九副圖,星海和海洋完全融合在一起,海水中透著點點星光。

對於這九副圖案,前面三副圖,白羽因為學過了《碧濤》,所以能夠大致的明白裡面包含著基礎的水之本源玄妙和空間本源玄妙。

尤其是第一副圖案,他基本完全領悟了。

第四副到第六副,隱隱有些明白,應該是對兩種本源法則的闡述。

最後三種圖案是最深奧的,很難理解,不過從圖案的字面意思上看,應該講的是法則融合的方面。

大致的看了一遍所有的圖案后,白羽才開始從第一副圖案開始仔細觀看。

對於第一副圖案裡面,九個小漩渦,九條小魚兒,這兩種所代表的兩種本源法則所展露九種玄妙,他是早就已經完全悟透。

不過悟透了玄妙是一方面的事情,但是整個《溪流圖》可不僅僅只有漩渦和小魚,它是一個整體的圖案,又包含著對這十八種玄妙最完美的應用。

僅僅半個時辰的功夫,白羽就悟透了第一副圖案。

「原來如此,原來這玄妙還能這樣的組合在一起!」白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遠著地球洞天世界內的鯤鵬身體,也發出了暢快的長鳴。

畢竟他的基礎已經完美了,所以第一副《溪流圖》對他來說並不算難。

接下來的第二副圖才是重點,兩種本源法則裡面,他還差最後面的十六種玄妙沒有領悟出來。

白羽緊緊的凝視著第二副《河流圖》,整個人的精神意識完全的沉浸在裡面。

而鯤鵬身體因為意識是相同的,自然也能夠看到這裡的圖案。

短短的片刻,無數的感悟從鯤鵬身體那邊湧來。

在修鍊室九倍悟性的加持下,再加上鯤鵬身體對於本源法則超強的感應,混沌碑對於白羽的作用發揮的淋漓盡致。

修鍊密室內,一片靜悄悄的,只有一縷縷的混沌氣流縈繞著,裡面的五個人全都緊緊的盯著石碑,不敢錯過一分一秒。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七天的時間,對於沉浸在本源法則領悟中的眾人來說,

「轟隆隆——」

青銅巨門轟然開啟,五個人彷彿沒有聽到聲音一般,依舊沉浸在本源法則的領悟之中。

「都出來吧!」

一道聲音傳進來,直接灌入每一人的腦海。

「都出來吧!都出來吧!……」

低沉且洪亮的聲音不斷傳入白羽得腦海之中,一聲比一聲響亮,即便白羽那強悍的意志,也只堅持了幾十秒,就難以忍受這種『魔音』貫耳,直接飛身離開了修鍊密室。

當衝出門檻的瞬間,那在腦海不斷回蕩的聲音瞬間消失,他才輕輕的鬆了口氣。

「可惜了。」白羽搖搖頭,以莫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再去看那修鍊密室。

「你們五人等一下。」守護者坎德里微笑道。

「嗯?」

他們一個個疑惑看向眼前這位老者,坎德里微笑道:「你們是第一次進修鍊密室,我提醒你們……你們現在先去尋找一個居所當自己後面30年的修鍊居所,而後你們就進虛擬宇宙,申請進入『通天橋』。」

「進入通天橋?」其他四人都很疑惑。

「你們進入虛擬宇宙網路,進入通天橋,就明白了。」坎德里淡笑道,「你們可以走了。」

「通天橋嗎?我來了!」只有白羽內心暗暗的道。 跟蹤的人也是有暴露的時候的。

本來張開雙是想上街買點日常用品,結果一回頭髮現有人在鬼鬼祟祟的跟蹤自己。

張開雙故意扭頭,看到確實有人跟蹤自己之後,把他引到了一個小衚衕里。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想走嗎?」

看著他這樣的行為,跟蹤人知道暴露了,顯得有些緊張,但是也不想承認。

「這位老鄉你在說什麼?我只是碰巧路過這裡,你的東西掉了我好心還給你的。」

跟蹤的人也想打馬虎眼過去,畢竟林贊安排他的任務不能輕易的失敗,所以他想借著丟銀子的事情把事情給忽悠過去。

但是張開雙才沒有這麼愚蠢,看著跟蹤的人一步一步把錢袋遞到自己的手裡。

「呵呵,我今天出門根本就沒帶錢,你少在這裡說話了,說吧,你到底是什麼目的?」

跟蹤的人這下子害怕的趕緊打出去一掌張開雙連連好退。

但是張開雙也不是好惹的。

「就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想跟我斗?」

張開雙瞬間就掐住了跟蹤人的脖子。

「既然你敢跟蹤我的話,你就應該知道會沒命的。」

臉上滿滿都是不屑的神情,這個時候跟蹤的人也想反抗,但是張開雙的實力明顯更高一籌,輕輕的一掐手,然後那個人的脖子就被扭斷了。

看著這個人的屍體,張開雙內心非常的不爽,果然是林贊派著跟蹤自己的,難道自己事情暴露了?

不,不行必須得找個辦法解決。

乾脆也把自己給打傷了,張開雙剛回到門派裡面就見了林贊。

「大宗主,我對不起你。」

聽了他這個話林贊有些一頭霧水,難道是自己跟蹤的人被發現了嗎?先看看他怎麼說吧,林贊暫時沒有說話。

然後張開雙就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這件事情都怪我,我出門的時候被魔宗的人給跟蹤了,結果為了保護我的人,直接被魔宗的人給殺了,都怪我保護不力。」

林贊又不愚蠢。

自己拍出去的人是跟蹤張開雙的,怎麼可能碰巧遇上魔宗的人,再說了自己的人事跟蹤也不會在沒有自己命令的狀態下直接暴露出來,所以張開雙說的話非常可疑。

「你是說……」

「對,路上同門師兄弟被魔宗的人給打死了,而我幸虧得到了他的救助,所以才跑出來,我現在身受重傷,實在沒有能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就算張開雙說的天花亂墜,林贊也不打算相信,畢竟這件事情很明顯就是故意為之質疑自己的人到底是怎麼死的,林贊還不打算暴露。

「好,我知道了,真沒想到魔宗的人如此大膽,到時候我才得好好教訓他們呢,居然敢跟天化日之下的動手,我不會饒了他們的。」

「宗主,一定要報仇呀,咱們的師兄弟死的太慘了,你不知道當時魔宗的人還放下狠話,日後只要在街上見著我們的人,見一個殺一個。」

張開雙看戲份做的差不多了,故意開始吐血。

「行了,你也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了,抓緊留上去吧,看樣子你受傷也不輕。」

「多謝大宗主的關心。」

張開雙的態度異常誠懇,就好像很無辜一樣,抓著這種人,又不可能就地掙扎。

「如果是藥品上有什麼不夠的話,直接去申領。」

「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包紮自己的傷口,為師兄弟報仇的那一群人真是太狠了,連屍體都不給他留!」

張開雙嘴上是這麼說的,實際上是害怕別人調查出來情況,直接毀屍滅跡了。

林贊越聽越心煩,也懶得搭理他。

隨便幾句話就把張開雙給打發了,他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張開雙做的,只不過目前沒有證據。

隨手又叫來了一個手下。

「這件事情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你跟蹤的時候沒有被發現吧?」

「屬下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您派我們兩個人去跟蹤,今天只是他跟蹤我臨時有些事情就沒去。」

聽了這個話,林贊內心更加的心煩,原來是線索斷了,不過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別人去跟蹤了這個張開雙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也不好講。

「剛才張開雙回來說是魔宗的人把咱們的人給殺了,你覺得可信嗎?我覺得不可信,因為朱元田沒有這麼無聊,再加上上一次我去找他的時候,他已經說了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動手。」

「屬下也覺得這句話是假的,您不必相信他,到時候屬下調查出來真實的情況,你就知道了。」

林贊無奈的揮了揮手,由於沒有證據又不能對張開雙做什麼事情,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那你去調查的時候,小心一點。」

林贊也在琢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為什麼發生這樣的意外?

可以的話,他要把這些事情全都給調查清楚,這樣就能輕鬆一些。

目前的情況明顯沒有什麼好轉。

心裡本來就非常著急。

「算了,你先下去吧,調查的時候小心一點,千萬不要再被他抓住,若是被他抓住的話,估計你也死於非命。」

其實林贊內心是有想法的,說不定就是張開雙傷害了跟蹤他的人,因為跟蹤的人一旦被發現,張開雙就不會留活口。

另外一邊張開雙把自己弄傷了,看著自己的傷口也算是滿意了。

「呵呵,就你這麼愚蠢,還想派人跟蹤我根本就不可能的,你派一個我就殺一個,我看看到底誰更厲害!」

張開雙認為自己勝利了。

所以根本就不在乎林贊,也覺得林贊就是個愚蠢的人。

林贊這邊也沒有輕舉妄動,只是繼續派人跟蹤。

跟蹤的人這一次就小心了,根本沒有被張開雙發現,他知道,若是在被張開雙發現的話,事情恐怕更加難辦。

目前張開雙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魔宗的身上。

林贊也在琢磨張開雙是不是跟莫總有什麼聯繫,不然的話咱們這麼多的事情都糾纏在了一起,魔宗的人還沒大膽到滿街殺人。

。 「我來之前,可是在皇上面前誇下了海口,楊老爺,其實不是我說你,以楊家當年的實力都沒能保住那批銀兩,你覺得你能保住的可能性有多大?你們楊家現在只剩下老爺子和楊林山,這次以後我自然會向皇上舉薦楊林山為邨州刺史,至於其他的,就看楊林山自己了。」

千帆偷偷看了納蘭珉皓一眼,吐了吐舌頭,似乎對於楊老爺的態度變化很滿意,笑眯眯地說道:「留下足夠楊家發展的銀兩,剩下的全都用來幫助宜城重建,到時候楊家依舊是宜城受人尊敬的大儒,你不覺得這樣很劃得來么?」

「小丫頭,你不會是陰我的吧?」楊老爺雖然心裏有些嘀咕,但是還是抬起頭問道:「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也不是不懂道理,若是湟源國需要,老夫肯定是義不容辭,但是若是沒入皇上的眼,老夫也不能散盡家財你說是么?」

「老爺子,您受了這麼久的苦,還能在這裏跟我討價還價,說明你身子骨還不錯,楊林山受的苦可不少,至少整整五日都躺在床上不動,所以你不覺得人得給後人留些念想不是么?」千帆笑着說道:「名聲遠比錢財重要的多,您說呢?」

「小丫頭,你倒是替新皇籌謀不少啊!」楊老爺眯起眼睛,看着千帆說道:「老夫要考慮考慮,不能由你說了算,其他的事咱們回頭再談吧!」

「好!」千帆笑着起身,隨後進來的暗部成員將楊老爺背了出去,納蘭珉皓才走到千帆身邊說道:「你怎麼這麼想要這批銀兩?很缺銀子么?」

「你知道小七之前跟我說什麼?」千帆示意小魚也走出去,這才對納蘭珉皓說道:「小七說,他那日讓人清點國庫,發現裏面不過剩下十萬兩,而宜城很顯然是不能指望朝廷去重建了,那你說咱們怎麼辦?總不能自己出銀子吧?」

「十萬兩?」納蘭珉皓簡直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單就世子府來說每個月的進賬最差的時候也在五萬兩,可是偌大的湟源國國庫里竟然只剩下十萬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