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我們有事。」一號果然拒接。

本以為這事就這麼的過去了,哪知雪哥舉起手中的槍對準一號的腦袋,「我沒給你商量,趕緊出去,找不到他我就掀了你們的腦袋。」

「為什麼?」一號詫異,「我們什麼都沒做,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只見雪哥冷笑,「就憑我不認識你們,而你們又是如此的弱小,不聽我的話,你們就會被我殺死。」

……

《重裝廢土》第四百五十八章:地捫號驚變 葉涼想叫住姜柔,可見她一個眼神都沒有給自己,頓時就住嘴了。

他看著姜柔離開的背影,突然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定。

姜柔根本就不知道葉涼這個人想做什麼,只是回去的時候,給林涵寫了一封信,讓她抓緊時間。

姜柔實在是不想跟葉涼這個男主扯上什麼關係。

一般來說,跟男主扯上關係,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姜柔這簡直就是給自己毒奶了一番。

在他們走走停停了好幾天後,終於到了草原上。

剛到這裡,慕言就受到了非常熱情的歡迎。

對於慕言跟姜柔的到來,伊可汗對慕言十分的高興。

給他們安排的地方都是很不錯的。

姜柔跟慕言先休息了一番,晚上還要去參加宴會。

在大離參加宴會,常常有人會來找麻煩,但這一次,他們是來做客的,姜柔想,這應該不會有人再來找她麻煩了吧。

晚上,姜柔還是打扮了一番,畢竟是參加宴會,當然不能太不得體,還是要好看一點。

姜柔跟慕言到的時候,人已經到的差不多了,但明顯還有人沒有來。

姜柔跟著慕言坐到他們的位置上,然後就安靜的不說話。

不過這顯然是不行的,伊可汗也不知道怎麼就有那麼多的話要跟慕言說,明明他們說的都是漢語,但很奇怪,姜柔就是沒有懂他們在說什麼。

姜柔很認真的聽了一會,然後就放棄了。

她用事實證明了,有的時候,努力也不一定有用。

不過,這倒是給姜柔下了一個決定,她覺得慕言說的對,就是還是要多看看書,不然真的是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突然,四周都沒有聲音了,姜柔無事,所以就抬起頭有看了看,然後就看見。

她沒有想到,竟然又是葉涼。

這是在是讓姜柔不解了,為什麼她去哪都能看到葉涼呢,這個人真的是很讓她不解。

為什麼去哪都能都看懂他,他是沒有地方去了嗎,為什麼連她到草原都能看到葉涼。

慕言也看到了葉涼,不過他並沒有什麼表情。

葉涼好歹也是一個將軍,伊可汗的生辰,不僅僅是只有他們大離的人來,葉涼也能代表他們國家來。

慕言繼續跟伊可汗說話,姜柔就撐著下巴在那看著。

姜柔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戲,這些人好像都挺喜歡八卦的,姜柔就坐了這麼一會,就聽到了不少的八卦。

而且這些人好像一點都不擔心伊可汗生氣一樣,說什麼都有。

連伊可汗的女兒的八卦都說,不過,這個男主是葉涼、

伊可汗的女兒對葉涼十分的有好感,然後就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草原兒女都是不拘小節的,所以伊可汗的女兒十分大膽的就跟葉涼表白,只是可惜的是葉涼對人家沒有意思,所以根本就不搭理,

但伊可汗公主並不氣餒,她根本就不在乎這個。

她依舊我行我素,大概是因為是客人吧,所以葉涼對伊可汗公主還是沒有太過分。

但姜柔還是很期待他們倆的事情的,姜柔希望伊可汗公主能夠更加的勇敢一點,最好是能夠讓葉涼沒有一點反抗能力。

。 寧氏私房菜館,熱鬧非凡。

大戰過後,便是輕鬆。

葉天傾和黃泉,秦無爭在二樓位置,愜意的喝酒。

猶記得神龍殿剛成立的時候。

那時候的神龍殿,乃是建立在一片廢墟之上,那時候的神龍殿,也就只有葉天傾,黃泉,軒轅……這三個人。

他們每次大戰過後,都會在神龍島上喝的酩酊大醉。

而後!

這也變成他們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只要條件允許,時間允許,他們每次大戰,都會在一起疼疼快快的喝一場。

雖然,剛剛的那場戰鬥,並不能算是大戰。

但他們喝的依舊痛快。

至於,那四位皇級巔峰,他們則是灰頭土臉的到新李氏集團,扮演起保安的角色,

夜幕降臨!

葉天傾,秦無爭,黃泉來到上次煉製丹藥的島上,在這裡煉製金魂丹。

而在百武會內,則是另一番景象。

百武會!

百武會大長老,看著陳天戰的屍體,臉色陰沉到極點。

他就站在哪裡,站在陳天戰屍體的前面,足足站了兩個小時依舊是一言不發。

他表情陰沉。

拳頭死死的攥著,臉色難看到極致。

他的那雙眼睛,更是有無盡的寒芒在迸射,他眼睛里流轉出的寒芒,宛若是一柄柄鋒利的刀子。

「大長老,剛剛……」

忽然,一道人影出現,前來彙報。

「死!」

但,這道人影剛出現,大長老便是臉色陰沉的低喝一聲。

他的低喝聲音,滿是冷冽,滿是憤怒。

他猛地一掌揮出,來人直接化作一灘血霧。

「都給我滾的越遠越好,今晚誰都不許過來,有任何事情……都不許來打擾我,都給我滾。」

他怒聲喝道。

登時,在場的所有人,全部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他們快速的離開。

但在離開的時候,每個人都是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誰都知道,現在大長老正在氣頭上。

誰在這個時候招惹到他,那就是自尋死路,他們還沒有蠢到這種地步。

「哈哈,哈哈哈……神龍殿,葉天傾。」

「你敢殺我孫兒,還讓人將他的屍體送回來,好,好,好……我跟你勢不兩立。」

「當真以為,在這個世界上你們神龍殿,便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嗎,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以後的時代……乃是屬於我們百武會的時代。」

他怒聲嘶吼著。

眼神冰冷到極致。

聲音也冷到極致。

此刻,在他的心裡有無數座火山,正在瘋狂的噴涌著。

「大長老,神龍殿還是不要招惹的好,現在葉天傾可是太上殿的人,而且是太上殿的七長老……咱們和他為敵,那就是等同於招惹太上殿啊。」

忽然!

就在大長老怒吼的時候,百武會會長唐浩出現。

「啪!」

大長老反手便是一記耳光,直接抽在唐浩的臉上。

噗!

唐浩被抽的吐出一口鮮血。

他猛地抬起頭來,看著大長老,眼底深處閃過一道寒芒。

「我讓所有人都滾,你卻還敢過來,你是想死嗎?」

大長老看向唐浩,寒聲開口:

「唐浩,你最好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以為……現在的百武會,還是你當家做主,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

「你之所以還活著,那是因為你還有最後的一點利用價值,所以我沒有讓你死。」

「但這並不代表,在百武會內,你可以挑戰我的權威。」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否則的話我不介意,早些將你殺死。」

大長老冷冷的說道。

他對唐浩,完全沒有半點的敬意。

百武會會長又如何?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自己隨時都可以將他捏死。

唐浩臉色陰沉。

他沒有離開,而是站起身來,咬著牙道:「大長老,我不讓你對付葉天傾,那是為你好……你覺得現在的百武會,能夠是神龍殿的對手嗎?你清醒一點。」

「滾!」

大長老暴怒。

「轟!」

他一拳轟出,唐浩立即被打得到飛出去,口噴鮮血。

大長老的話,則是在他耳邊響起:「哼,等到九荒古族徹底出世,那神龍殿就是一條臭蟲,我想捏死他們,隨時可以將其捏死。。 「她以前的確很愛我哥,嗯——算是一個比較體貼的女朋友吧,不介意我哥遲到的生日禮物和偶爾的不解風情……」

葉一寧握著手裡的刀叉,微微眯著眼,彷彿思緒也跟著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時候,她比哥哥和葉一寧小兩屆。於佳音不喜歡住校,一個人在外面租了間小公寓,哥哥有時候會過去,兩人一起弄點中餐吃吃。

葉一寧調皮,再加上美國沒什麼親朋好友,所以喜歡粘著哥哥。哥哥去於佳音那裡,她也就跟著一起去。

於佳音對她的確很好,一點也不會對葉崢嶸帶來的小尾巴而感到厭煩,甚至做甜品的時候,都會給她留出一份來。

甚至有時候到了期末,葉一寧因為平時貪玩兒而落下功課,臨時抱佛腳的時候,於佳音還會把她叫到自己的公寓里來,主動幫她複習。

因為美國那邊的大學對學生們的課業都很嚴格,不像是國內,隨便塞點錢都能矇混過關。她擔心葉一寧考不好被留級,所以不厭其煩的教她,順便囑咐她:「你可不能給你哥拖後腿,他是學霸,你當不上學霸也就算了,但是起碼不能當學渣!」

葉一寧每次聽到這樣的話,都會朝著她做鬼臉:「你就是怕我給我哥丟臉,因為我哥的臉就是你的臉。給我哥丟臉,也相當於是給你丟臉!」

於佳音便笑著在她腦門上輕輕敲打一下:「看書啦看書啦,再不看就真要掛科了!」

葉一寧想:那個時候的於佳音,大概是真的想和哥哥長長久久的過下去的。要不然的話,她不會對男朋友的妹妹這麼上心,像是對待自己的妹妹一樣。

後來,他們分手,她準備嫁給寧修羽的時候,葉一寧還去找過她幾次,勸她不要衝動,多給哥哥一次機會。

但是,於佳音沒有答應。

她又跑去找哥哥,甚至幫著哥哥買好了禮物,讓他拿去送給佳音姐,哥哥也沒有同意,而是訂好機票回了帝都。

之後,葉一寧畢業,準備回帝都的時候,於佳音倒是請她吃過一次飯,然後告訴她:他們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她在葉崢嶸的身上,越來越感受不到愛意!她甚至覺得,葉崢嶸更愛的是自己的事業,而不是她!

其實葉崢嶸就是這樣一個人,不喜歡靠著別人。他是家裡的長子,從小被父母寄予厚望,習慣了一個人承擔所有。